=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长蜂】讨厌的相反(上)

-小学生文笔瞩目

-有审神者出没

-OOC

-我把圣斗士写的特别大小姐x

 

希望能找到更多萌长蜂的小伙伴XD

二姐真是太美味了【你走开

 

 

远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蜂须贺卸下繁杂沉重的盔甲心里盘算着马上去浴池泡个澡放松自己。

本丸的所有刀们都知道蜂须贺的习惯,那就是他从来只是一个人单独泡澡。其他的刀都丝毫不介意与他人一起泡澡,唯独他似乎有些不能接受。所以大家平时都是让他先洗的。

“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反正我是没什么意见。”对于这件事情,加州清光首先表明了他的见解。

的确,蜂须贺在本丸是一把十分受大家喜爱的刀。他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的,有什么事情他一定是会来帮忙的。所以大家都很不在意的允许了蜂须贺的这个小习惯。

“蜂须贺你先去洗吧,我们先去找主公汇报战绩了。”加州清光拍了拍蜂须贺的肩膀,拖着一堆玉刚和冷却材走向了审神者的房间。

“谢谢你,加州。”

蜂须贺轻轻的点了点头,准备去换上浴衣。

这时门被推开了。

“蜂须贺,我想和你谈一谈。”

审神者面带着些许些忧虑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啊主君!这些是今天远征的发现。”

加州清光晃了晃在地上的两个袋子。

“辛苦了。”

审神者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蜂须贺。

明明平时看到资源都会开心的跳起来的,今天的主君怎么看都很奇怪….

蜂须贺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我明白了。”他点了点头,拾起自己的装备就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

“加州,你们先去洗吧别管我了。”

在关上门之前蜂须贺向僵在一旁的加州清光苦笑着招了招手。


“主君,有什么事情这么严重么?”

蜂须贺回过头收起了脸上残留的微笑,直直的看向审神者的眼睛。

“那个…你今天去远征了可能不知道…..额….”

审神者的目光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措辞。

“还请问发生了什么?”

蜂须贺皱了皱眉,完全搞不懂面前的主君为什么表现的这么不自然。

“其实是这样的,”审神者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今天第一部队在击败检非违使之后,带回了长曾弥虎徹,你的兄长。”

蜂须贺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可是审神者的目光告诉了他这并不是戏言。

“那个男人….那个用着虎徹之名的赝品…..”

他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他死都没有预料到这个令他厌恶至极的男人会来到本丸和他一起战斗一起生活。

“蜂须贺,明天开始我就会将长曾弥编入你所带领的第二部队,希望….你能好好帮助他…”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将目光落在了蜂须贺的双眼上。

“我明白你….并不喜欢你的兄长,但是我认为我的安排并不欠妥,所以希望你能试着和他好好相处。”

“这种刀….才不是我的兄长。”

蜂须贺猛地抬起了头,面色带愠。

“而且我不是不喜欢他,我是恨他。”

他随即又愤愤的补充了一句。

审神者没有讲话,只是伸手拍了拍蜂须贺的肩。

沉默了许久之后,蜂须贺还是开口了。

“既然是主君的命令,那么我也只能遵从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清冷。

“但是好好相处这四个字,恕我难以从命。”

“果然有点强人所难了么…..那么至少在战斗方面,请你多多指教了。”

审神者面对着表情有些僵硬的蜂须贺还是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那么赶快去休息吧,今天远征辛苦了。”

“谢谢主君,那么我就告辞了。”

蜂须贺微微鞠了个躬,便从审神者的房间里退了出去。

将门拉上之后,蜂须贺觉得自己现在已经疲惫的不行了。

比起身体,大脑更加的劳累。

想到刚才和审神者的对话,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就会不自觉地变得十分难看。

拖着沉重的身体,蜂须贺拿上了毛巾打算去浴室。

现在加州他们大概已经泡好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浴室的门口。

“什么!?长曾弥大哥回来了?!”

不料还未开门他就听见了大和守安定的惊呼声。

“是啊….真是可喜可贺….”

蜂须贺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堀川欣慰而略带哭腔的话语。

等他拉开门的时候,如果不是加州清光吓的在地上滑了一跤,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凶狠。

听到那个名字,大概我的表情就会变得很难看吧。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是蜂须贺君啊….”

堀川忙擦掉了眼角的泪花一把站了起来,对他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惊慌的微笑。

“嗯…..”

蜂须贺急忙将表情切换回平时的和善微笑,有些抱歉的扶起了倒在一旁的清光。

大家似乎都有些尴尬,便急急忙忙的从澡堂里出来准备离开。

“那个….蜂须贺君…..”

在堀川关上门之前他将头从门缝里摊了进来。

“如果可以的话,请和长曾弥大哥好好相处….”

蜂须贺努力让自己露出了一个愧疚的微笑,虽然他内心的表情大概是那种会把堀川吓跑的。

“嗯,谢谢你们。”

堀川听到后便露出了微笑,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浴室里只剩下蜂须贺一个人。

他胡乱的将紫色的长发扎成了一束马尾辫,若是在平时他会扎的很用心,可是今天他却怎么也没有心情。

水面上映出自己的表情,是皱着眉头的嘴脸。

都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害得自己要将这幅表情不自觉得展现在其他刀,甚至主君的面前。

长曾弥虎徹,这个名字似乎就像是毒药一般,能将蜂须贺平时的一切表现全都反转。

他讨厌别人说长曾弥虎徹是他的兄长。

虎徹,这两个字成为了他最大的心结。

“都是因为赝品…虎徹一族才…..”

蜂须贺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浸没在水中,让水溢到了他的脖子。

想到明天还要和他在一个队伍里,他便恼怒的用力划了划透明的热水。

为什么大家都在追求他….为了这个赝品…这么多同伴在攻打检非违使的时候还受了伤….

越想越气,蜂须贺愤愤地将半张脸也浸没到水中。

大概是因为在想事情的原因,时间变得格外的快,蜂须贺已经有点晕乎乎的靠在了浴池的边上,头上已经有汗水沁出。

乱扎的马尾已经不知不觉松了开来,浅紫色的长发飘在水面上。

在他即将睡着的时候,沉重的脚步声混合着耳边的水声,出现在了浴室的门口。

蜂须贺眯起眼睛想看清那是谁。

门被推开了。

透过隐隐约约的水雾,蜂须贺察觉到了一墨黑色。

然而等他迷迷糊糊意识到那刀是谁的时候,长曾弥虎徹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

可他这时发现自己能做到的只是瞪着长曾弥。

还没看清那人的表情,蜂须贺就失去了意识。

那是一个焦急的表情。

他急忙将已经满身泡的通红的蜂须贺从温热的浴池里抱了出来,飞快的跑向了寝室。

“真是一个…..笨蛋。”

长曾弥将蜂须贺放下后,皱着眉轻轻说道。

 

 

 感谢阅读【鞠躬】

这篇其实我是刚才在泡澡的时候想到的….

乘着身(nao)体(dong)还热着的时候码了一下….

日本的浴缸好深好幸福x

总之我自己也不怎么会写文….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指教!

下篇好想炖肉_(:зゝ∠)_

但是会被吃掉_(:зゝ∠)_

总之希望各位能喜欢!【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