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长蜂】讨厌的相反(下)

是之前那篇无题的下篇,我在听月刊ed的时候想出了文名x
-非常小学生文笔
-OOC
-写完以后陷入了自我厌恶

感觉自己写到一半偏离了提纲一个太平洋的距离_(:зゝ∠)_
果然写文要一口气写完么否则就会忘记自己在写什么



蜂须贺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先是从门外透进的一丝月光。
要是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许真的会觉得今夜的月色十分美丽。
他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坐了起来,之前在澡堂中的记忆一下子冲进他的脑内,使他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极其难看。
一回头,果不其然。
长曾弥虎徹正盘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己。
最恶事态,最不想看见的人竟然提前出现了。
而且还是在最糟糕的场合,最糟糕的时间。
蜂须贺的脸慢慢的由白转红,愠怒的颜色一瞬染上了他的双颊。
“你……”
“我进去的时候你已经泡晕了,我就把你带过来了。”
坐在角落阴影中的长曾弥没有露出表情,一动不动的说道。
蜂须贺感觉自己眼前一黑。
自己被这个男人带过来了….也就是说….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已经整齐的被穿戴好了一条素色的浴衣。
莫大的羞辱感猛地涌向了他。
“你这混蛋别碰我!”
他不假思索的朝长曾弥所处的角落吼去。
长曾弥耸了耸肩,然后将手指放在了他自己的嘴唇上。
“安静点,其他刀都睡了。”
蜂须贺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气势立马被削弱了些。
“如果不帮你穿衣服的话,难道你希望就这么赤裸着躺在这边么?”
长曾弥叹了一口气,平静的回答道。
蜂须贺紧皱着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心中暗暗后悔自己说出这样没有大脑的话。
“被你从那里带出来….还不如让我在水里面泡的锈掉呢。”
他还是将恶狠狠的话语抛给了长曾弥虎徹。
长曾弥没有回答他,只是又轻轻的叹了口气。
一股绝望之情渐渐的将蜂须贺包围住,他不禁恼怒于自己软弱的姿态竟然被那人给看的清清楚楚。
蜂须贺气愤的转过了头使自己的视线中没有那人碍眼的身影。
明明以为自己明天也许可以以彬彬有礼的姿态面对那个人的,可是现在却全乱了套。
他意识到自己无法用对待其他刀剑的态度来对待那个人。
就是讨厌他。
蜂须贺紧握住拳头,抬头望向门外的月光。
有些沉重的脚步不久后从身后响起,在蜂须贺的背后停了下来。
“出去。”
蜂须贺没有回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带感情色彩。
“我蜂须贺虎徹不想和你这种赝品混为一谈,呼吸同一片空气。”
长曾弥虎徹楞了一下,一丝苦笑爬上了他的嘴角,被这样讨厌,他不否认自己的心里有些难受。他当然知道蜂须贺一直讨厌自己,可是这么久没有见面,之前面对面的被这样对待还是让他有些许失落。
“还真是坚决的态度啊….蜂须贺。”
“出去。”
“你就这么讨厌我么?”
“出去。”
“我可以把这个当做,我是一个对你很特殊的人么”
长曾弥静了一会儿,轻轻的说道。
声音虽然轻,可是在寂静的房间里能被听得十分清楚。
蜂须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觉得那个人脑子绝对是被刀砍过了。
“我刚才碰见了堀川他们,就问了问你的情况。”
长曾弥稍稍提高了音量,不给蜂须贺插嘴的机会就继续讲了下去。
“我本来以为你在这边,会是像一个少爷一样。可是一问之后我就发现我想错了。”


“蜂须贺君非常的平易近人呢。”
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年笑着向长曾弥说道。
“是啊——是啊——每次远征都会帮忙搬资源,还会陪短刀们玩呢。”
站在少年一旁同发色的长发青年点着头附和道。
“我们有困难的时候都会来帮助我们,完全没有虎徹家少爷的架子。”


“你对待所有人都很友善。”
长曾弥幽幽的说道。
这个人竟然还去问了关于自己的事情?!
蜂须贺不假思索的欲转过头去质问,却猛地发现长曾弥已经坐在了离自己十分近的地方,害得他差一些就要径直贴上去。
他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急忙往后挪了挪身子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不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他因为过于愤怒而红着脸颤抖着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紧握着的拳头已经被沁出了汗水。
长曾弥虎徹无动于衷的看着他的眼睛。
蜂须贺回过神来感觉自己被盯的浑身难受,便不自然的将头撇向了一边。
“主公和你说过了吧。”
长曾弥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深邃的目光几乎要把蜂须贺给穿透。
“明天开始我就要编入你所属的队伍了,所以我才来找你打个招呼。”
蜂须贺终于想起了一切事情的元凶,是今天晚上审神者告诉了他明天那个家伙会入队才搞得他洗澡的时候心不在蔫的。
“是、啊。”
他有些气恼,偷偷斜眼瞥了一眼长曾弥。
“因为是主公的命令,而且…..我只是照顾一下战斗方面的东西。”
长曾弥虎徹看着蜂须贺的有些掩饰尴尬的侧脸不禁笑了出来。
“是么……那就好了。”
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起身绕过了蜂须贺准备走向门前离开。
“喂我可没有答应主公会和你好好相处…..”
蜂须贺瞪着眼睛朝长曾弥的背影喊道。
长曾弥听到这句话之后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到了蜂须贺面前,不给那人任何疑问的时间便双手捧住那人的双颊将唇轻轻的付了上去,几秒过后便分开了。
“没关系。”
他耸了耸肩对蜂须贺说道便再次站起身离开了。
等到蜂须贺反应过来的时候长曾弥已经将门合上了,门外的脚步声已经渐远。
他呆呆的盯着门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懊恼的发现自己竟然并没有预想中的那般暴怒。
明明这么讨厌长曾弥虎徹。
蜂须贺半响才愤愤的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腿上。
不行,变得更加讨厌他了。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住这份情绪了……他倒回了床铺,将浴衣的袖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门外的拐角处,黑黄头发的刀听在见了屋里的动静以后嘴上的笑意更加浓了。
“真是个笨蛋。”

第二天一早的早饭期间,蜂须贺破天荒成为了最后一个到达席间的。
一进入餐室他就看见了被新选组刀们围住的那个男人。
整个房间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那个….蜂须贺君....早上好!”
坐在长曾弥身旁的堀川国广急忙对蜂须贺露出了一个略带尴尬的微笑。
“各位早上好。”
蜂须贺故意没有看长曾弥,对堀川他们礼貌的笑了笑便从旁边走了过去。
“我说啊….这样没有问题么…..”
待蜂须贺走远了,一直没说话的加州清光皱起了眉轻轻的说道。
长曾弥虎徹耸了耸肩抬起头看向故意坐的离自己很远的蜂须贺。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指望他能喜欢我。毕竟我是赝品嘛。”
他笑着对加州清光说道,稍许提高了一些音量。
听到这句话蜂须贺的耳朵立刻就变得通红,他急忙转过头将浅紫色的长发盖住了它们。
长曾弥看见这幅情景很开心的笑了,随即放下碗筷走向了那人的席位。
“蜂须贺,从今以后请多指教。”
他轻轻的在蜂须贺的耳边念到。
蜂须贺抬起头,略带责备的瞪着眼前的人。
“我、讨、厌、你”
“要再试一次么?”
长曾弥压低了声音带着笑意对面前的人说道。



总之我觉得我心里把握的不太好【鞠躬】
感觉其实二姐是蹭的累x
会继续努力的!
希望能认识其他长蜂同好qwq
二姐真是可爱x

评论 ( 7 )
热度 ( 41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