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石かり】一个关于青江长出猫耳的脑洞(3)

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下一篇就可以完结了吧
这篇的事情有些许多…
前两篇戳我动态就是了


石切丸拉开短刀房间的房门的时候,一只小老虎冷不丁的从门缝里钻了出来直接扑到了石切丸的跨下摆上。
“啊…呜啊?!”
房间里面传出了轻轻的呜咽声,声音的主人急忙冲向了门口一把抓起黏在石切丸身上的小老虎,含满泪水的眼睛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石切丸,急忙深深鞠了一个躬。
“呜……对…对不起…”
看着五虎退的眼泪似乎马上就要掉了来了,石切丸急忙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
“哈哈…没有关系的…动物一直挺喜欢我的…”
五虎退抽动了一下肩膀随后慢慢的抬起头来,怯怯的看着笑容满面的石切丸。
“我正好找你有事情呢。”
石切丸顿了一顿笑着说道。
五虎退这才稍稍缓下来了一下,急忙把石切丸往里面请了过去。
其他短刀们现在都去远征了,房间里空荡荡的,石切丸弯下了身子好让自己的头不要碰到近在咫尺的屋顶。
“请坐。”
五虎退已经端坐在了石切丸的对面,双手还是紧紧的抱着一个劲挣扎的小老虎。
“请问…石切丸大人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吗?”
对面的人先开口了。
石切丸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其实…我是想问问关于猫的习性的。”
“猫的习性么………?”
五虎退睁大了眼睛,有些讶异的看着石切丸。
“我想本丸的刀中最了解猫科动物的就是你了吧?”
嘛…虽然是老虎…
五虎退看着一脸正经的石切丸不知不觉的就笑了出来,心想着石切丸大人是多在意青江大人的事情呀。
感到了有些失礼,他又急忙收起了这副表情,摸了摸身上的小老虎。
“猫的话…在开心的时候尾巴会像这样摆动的。”
他将小老虎反着抱了过去,使得它的尾巴朝着石切丸的目光。
小老虎眯上了眼睛,舒服的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石切丸眯起了眼睛,内心不由得觉得有些愉快。他记得青江刚才也是这么摇尾巴的。
“啊…!但是如果尾巴不动的话那么猫的心情可能不会很好…至少虎君他是这样的…”
五虎退过了一会儿急忙补充道。
“那个…我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啦…并不能怎么帮到您的忙非常抱…”
“没有的事,多谢了。”
石切丸在五虎退说出抱歉的话语之前将他打断了,说罢他便站起了身子打算离去,还没忘了和五虎退挥了挥手。
五虎退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已经被关上了。
“我去出阵了。”
能明白一直带着笑面的你在想什么了…


这个时候青江正无视着其他人好奇的目光戴上了肩甲,目光还时不时的瞥向门外的走廊,耳朵立的直直的,看上去像是想要捕捉到什么声响一般。
稳重的脚步声不慌不忙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那根尾巴便噌的一下竖了起来。
几秒过后果然不出他所料,石切丸终于来了。
“好了,出阵拜托了!”
审神者立马拍了拍手,对刀剑们下达了命令。
“青江,走吧…”
石切丸绕道了青江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催促道。
青江勾着嘴角瞥了石切丸一眼,便加快了步伐走出了门外。
石切丸大步跟上了他,看着一摇一晃的尾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青江回过头一脸奇怪的看了一眼石切丸,心想着那人在打着什么算盘。
“敌军发现!侦察敌情不得怠慢!”
突然前方的步伐猛地停止了,压切长谷部的命令声传了过来。
青江没有再看石切丸就马上冲到了前方,蹲在了一块岩石后面侧身向对面瞄去,此时那条本来不停摇摆的尾巴变的僵直了起来。
“敌方是鹤翼阵。”
没过多久青江就摆正了身子对众人说到,他的手已经放到了自己的刀柄上了。
“好!斩杀吧!”
长谷部拔出了刀向前奔去。
青江立马随着长谷部冲了出去,耳朵和尾巴上的毛都已经直直的竖了起来。
石切丸骑着马跟在后面,眼神一直投在青江的身上。
虽然没次出阵他都格外的留意青江,但是不得不承认现在这副模样的青江真的是比平时显眼更加多了。
此时的青江比起刚才的慵懒,更像是一只嗜好战的黑猫。
动作变的比平时更加敏捷了,大概也是拜这幅模样所赐吧。
尾巴不再轻柔地摇曳了,而是大幅度的甩动起来。石切丸猜那是攻击的表现。
不过战场上并不是来给他考虑这些事情的吧…石切丸想着,便挥刀解决了三把残留的敌刀。
“嗯…感觉还不赖。”
青江看着自己头上一个闪闪发光的徽章,开心的笑着。
“恭喜了。”
石切丸擦了擦溅在刀上的血液看向了青江。

之后所有人也是一路出阵直接走到了地方的大本营。
“难得没有迷路嘛…”
青江压低了声音在长谷部背后悄悄的说了一句。
长谷部瞪了青江一眼,青江笑着摆摆手就继续上前索敌去了。
本想着又一次能够轻轻松松的大获全胜回本丸,青江侧过身去打了个哈欠才懒洋洋的往对面望去。
出乎意料的青黑色的火焰猛然印在了他金色的瞳孔之中。
“青江?怎么了?”
石切丸见青江还没有回头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拍了拍青江的背。
“检非违使。”
青江的笑容没有消失,但是有些黯淡了下去。
因为说实话他们已经很久没有遭遇检非违使了,突然遇见了还是有些许猝不及防。
“不管敌人是什么…斩杀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长谷部低沉的声音在青江背后响了起来。
“是啊…多么熟悉的味道啊…”
青江也抖了抖尾巴站了起来笑道,不等石切丸说什么便拔出了刀。
“青江,当心!”
这个时候一支箭冷不丁朝青江飞了过来,青江在听到石切丸的叫喊声之后急忙闪了过去。
“哦呀真危险…”
他虽然笑的很开心,尾巴却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烦躁不堪。
检非违使很难被伤到,大家轮着砍了一轮也只是削去了敌人的几个刀装。
这场白刃战瞬间变的有些吃力起来,最后多亏了石切丸的攻击才得以险胜。
“呀…大太刀就是好啊…”
青江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抖了抖耳朵,也没有看石切丸就往回走了过去。
石切丸看着大幅度摆动的尾巴的青江,赶忙跑了上去一把拉住了他。
“你受伤了。”
“很正常不是吗?”
青江听上去十分无所谓的声音飘了过来。
“赶快去手入吧。”
石切丸没有理会青江的话便又一次拉起了他的手大步往本丸的方向走去。
“………你怎么了。”
青江有些无语的看着步伐难得比平时快的石切丸问道。
“你看上去很烦躁啊。”
石切丸的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了青江一眼然后就继续走了起来。
“……………………”
青江撇了撇嘴皱起了眉头,心想着为什么一向有些许木纳石切丸最近变的敏感了起来。
心里有一丝说不出口的感觉。
尾巴摇动的幅度变的小了起来。
因为是…感到了安心也说不定。

回到本丸后已经天色有些暗了,青江直接被石切丸送进了手入室。
虽说是轻伤,可是已经十分疲劳了。
青江翻了一个身子好让尾巴不被压在身下
“我去帮你拿饭。”
石切丸看着青江翻过身,便安心的转身欲前往食堂,烛台切已经为出阵的刀们预留好了晚膳。
烛台切还有些担心的给青江的汤碗里多加了几勺料,叮嘱着要让石切丸看他全部喝光。
“谢谢你。”
石切丸小心翼翼的端起了快要洒出来的汤碗
“今天我放了新的材料哦!”
临走前烛台切还得意的笑了起来,对石切丸挥了挥手。

“怪不得——说起来今天的汤喝起来是怪怪的啦。”
鹤丸喝了一口烛台切递给他的汤,皱起了眉头。
“是药材吗…你放了什么?”
一旁的药研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低下了头。
烛台切看见大家的反应撇了撇嘴,从口袋里拿出了几颗绿色的植物,上面还结着微黄的果实。
“这个是木天蓼…可以治风寒的。”
他得意的说道。
话音刚落药研的勺子便哐当一下掉到了地上。
“你说………这是木天蓼?!”
他抬起头有些急躁的喊了出来。
“啊呀呀药研你怎么了?”
鹤丸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药研。
药研愣了几秒,便无力的摇了摇头,目光呆呆的落在了刚刚被石切丸关上的门。


注:木天蓼…这个东西猫用了会发【】的
下篇你们觉得我会怎么写(再见脸)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谢谢你包容我的没有逻辑性…(号泣
谢谢你…

评论
热度 ( 43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