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食切丸】深夜食堂(没有错字哦)



突然饿了就写了这个…交个作业
是一篇非常非常短的文 无cp吧

对不起 我是来搞笑的!

注意这篇文就是来搞笑的有ooc

出场人物 是 食【没有错字啊?】切丸 光忠 青江 和审神者

其实虽说是想写papa但麻麻占了很大的part请不要介意

这个时候真的想会画画…完全描述不出爹吃东西时候的那幅样子(哭泣)





【食材不见了?!】

今日本丸的清晨真是很平静啊….?

系着围裙的烛台切光忠现在正单手托着腮帮,一脸若有所思的站在摆满昨夜刚刚准备好的食材前方。

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和谐…..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作为一把细心的刀,作文本丸伙食担当的烛台切先生马上发现了这份不和谐感的所在点。

Oh !!!!my !!!!食材!!!!!!!!!!

他在意识到了食材的失踪后因为瞬间的无力感而双膝跪在了地上。

不过木质地板坚实的触感马上把烛台切从无力状态拉回了现实世界,他还来不及揉膝盖便急忙撑起僵硬的身体再一次颤颤巍巍将视线投向了前方的灶台旁边。

胡萝卜少了两根,鸡蛋少了三个,米也减少了一些……啊还不止!!

烛台切伸出依然在颤抖不止的手擦去了从发际留下的汗珠,顿了一下毅然转身冲向了门外。

不行…..此等大事不通报主人的话…..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加快了脚步,脑内映出的全是那两根橙红的发亮的胡萝卜残影。

“哦呀?这不是烛台切么?”

而当烛台切闭着眼睛握拳疾走着的时候,不远处的旁边突然传出了一声叫唤声让他不得不睁开单眼。

正在走廊吃着三色团子的石切丸映入了烛台切金色的瞳孔中。

石切丸只不过是在听见动静后想向烛台切道一声早安。

然而这个时候的烛台切却仿佛是看见了商谈对象一般,猛地冲向了一脸疑惑的石切丸。

他喘着粗气猛地将颤抖着的双手搭上了石切丸宽厚的肩膀。

“石切丸君…..大事不好了….”

他喘了几口之后终于说出了完整的句子,抬起头焦急的凝视着石切丸淡紫色的双眸和眼角的隈取。

“食材…….消失了!!!!!!”

他现在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吼了出来。

“哦呀……那…..那还真是大事件呢…..?”

石切丸的目光突然变得飘忽不定了起来,投向了庭院里的小桥上。

不过很残念……这个时候的烛台切因为心情的原因并没有注意到石切丸眼神的变化呢。

“不对….我得赶紧去报告主公….”

双方保持这个姿势几秒钟之后,烛台切摇摇头又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继续起刚才他的路径。



………………….

“哦呀……”

石切丸持续愣了一会儿,随后淡淡的叹了口气将目光移到了烛台切消失的那个转角上。

这下有些麻烦了呢….
他一口咬住了最后剩下的那个粉色糯米团。



【detective mitsutada!去寻找犯人吧!】

“于是就是这样,主公。”

烛台切刚刚叙述完这件事情,身体有些急切的向前倾斜着,脸都快贴到审神者蒙着的布贴上了。

审神者缩缩肩膀,盘着腿往后挪了挪。

“主公啊!您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也太骇人听闻了吗!”

烛台切有些激动的又向前挪了一点,心中为那两根胡萝卜又一次难过了起来。

“唔…….那样的话不如设计一个trap?”

审神者挠了挠布贴下方的脸颊,稍稍抬起头怯怯地望向了已经激动过头的烛台切。

“您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去设下陷阱去抓住偷食材的犯人对吧!?”

烛台切低头思考了一下之后,眼睛马上放出光芒望向了对面的审神者。

“不愧是主公!!”

审神者在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之后又默默的往后挪了一点距离。

“我今晚也会准备食材作为trap的!也请主公半夜一同前往!”

烛台切伸出双手拉住了审神者,站了起来径直便往灶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走廊内。

“青江,今晚…..”

石切丸有些面露难色的对一旁的青江轻声说道。

“哈….?”

青江猛地睁大了眼睛,抬头有些带着讶异的回望向了一脸微妙的石切丸。

“有个想带你去的地方……”



【犯人竟然….?】

大家好,我是烛台切光忠!
现在是…我看看…午夜十二点!!
也许马上就可以抓到食材小偷了,我现在非常的有精神!
现在我正在和主公一起伏击在灶炉室外面的木柴后面!我准备了珍贵的青椒 鸡蛋 胡萝卜 米饭和培根肉作为了十分诱人的trap!
不知道小偷会不会出现呢…

审神者因为困意缩成了一团,无语的看着隔两秒就要把头探进灶炉室的烛台切。
啊…烛台切…已经兴奋的飘花了啊…
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呢………
他叹了口气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哦…?所以你要我来的地方就是这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声带着强烈不满的声音飘进了烛台切和审神者的耳朵。
“嘘!青江…小声点…”

一袭白布这时映入了烛台切的眼帘,所以他立马从柴火当中跳了出来指向了面前那匹白布的主人。

“青江君!没想到竟然是你!”

“………哦?你在说什么呢…?”
沉默了数秒后青江挑了挑眉,眯起眼睛抬头回望向一脸正义凛然的烛台切,疑问中的不满语调还是没有消逝。

“不要再狡辩了!昨天偷走食材的就是你吧?胡萝卜君它…它…”

“哦…?带我来这里的可是石切丸哦。”
青江耸了耸肩,回头瞥了一眼后方呆在暗处低着头的石切丸。
“抱歉,烛台切。”
石切丸已经把手放在了他的大太刀,将其缓缓抽出,寒光一闪!!



“我、吃不饱。”

【美味的炒饭】

“哈?!?!”
除了石切丸以外的三位在场的人同时惊呼了出来。
这是什么状况啊?!
“怎么会…这样…”
烛台切呆呆的瘫坐在了地上,双手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做的饭…竟然…不够…”

不不不,烛台切你的point不对吧?

“所以…我就把青江叫上来吃炒饭了!”
这时候石切丸已经自顾自的抽出两根水嫩的新鲜胡萝卜,三下五除二的就用大太刀将他们切成了大小均匀的小方丁。

“这可真……够义气。”
青江的嘴角终于上扬了起来,笑着别过头去看向挥舞着大太刀的石切丸的背影。

“正好我也饿了…没什么坏嘛…”
审神者也探出了一个脑袋,蹲下来拍了拍烛台切的背。

“我会准备四人份的。”
石切丸一边飞快的切着青椒丝一边说道。
“烛台切请先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交给我吧。”

机动值+40!

鸡蛋的外壳被刀柄轻而易举的敲碎,粘稠的蛋液顺滑的滴进了准备好的网兜上。
金黄色的蛋黄被隔离在了网兜的上方,蛋清流进了放在下面的小碗中。
石切丸接着顺手将蛋黄均匀的搅拌直到打出了泡沫,油也被他倒进了锅内加热。
柴火噼啪作响着,油的上方不久后就冒出了白色的烟雾。
蛋黄和煮熟的米饭立马被石切丸扔了进去翻炒。
滋滋作响的蛋液融进了白色的米饭上面,伴随着铲子翻炒的声音变的让人十分的饥饿。
石切丸随手抽过一根绑柴火的带子将自己的袖子束了起来好让自己行动更加方便。
切好的青椒丝和胡萝卜丁紧接着也掉到了锅内,石切丸的脸被热气熏的有些发红,他顺手拭去了脸颊上的汗水。
又翻炒了几下后总算是完工了,但是石切丸出乎意料的直接在炒饭的正中央又打了一个蛋,让它平铺在炒饭的表面。
“石切丸…这是…?”
已经恢复过神智的烛台切猛拍了一下桌子瞪大了眼睛。
石切丸笑着摇了摇头将锅子端到了饭桌上,给自己先盛了一大碗。
他拿起勺子戳破了表面还没有熟透的荷包蛋,让液态的蛋黄浇在了金黄的米粒上随后一口塞到了嘴巴里闭眼咀嚼了起来。

“哇………”
审神者和青江呆呆的看着鼓动着嘴巴认真咀嚼着炒饭的石切丸。
“请。”
石切丸吃完了一口擦了擦嘴,睁开眼睛急忙做了一个手势让其他人享用。
青江接着也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连带着蛋黄液体的炒饭放进嘴巴里。

啊…青江君!?那是幸福的眼泪吗?!

“怎么样?”
石切丸专心的咽下了另一口炒饭,眯眼笑着望向众人。

“温泉蛋配炒饭真是十分聪明的举动。”
烛台切尝了一口之后也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向了还在专心扒饭的石切丸身旁。
“抱歉我以后以后会做更多晚饭的…”
烛台切低下头心痛的说道。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这样子算是个深夜食堂吧?”
审神者放下勺子抬起头对烛台切说道。
烛台切顿了顿随机对石切丸点了点头。
“所以以后,石切丸你可以继续使用这边。”

宵夜战·成功!

“那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经常光临啊。”
石切丸吃完最后一口炒饭,擦了擦嘴角的米粒抬头笑着答道。

“我下次要和你切磋厨艺!”
“石切丸…我不喜欢胡萝卜…”
“明明在长身体?!”
“明天我也要来………”


是啊…谁不喜欢吃御神刀大人做出来的美味佳肴呢?
虽然,有人只是想看御神刀大人吃饭时的模样就是了。

所以你的本丸也要开一个深夜食堂么?


数天后。
“祛除不净…祛除不净…”
“好啦石切丸,别念了你是胖了!”
青江拿着一串糯米团子戳向了拿着御币疯狂祈祷加持中的石切丸。



最后我花了好多个字写怎么做饭(
好想死(
顺便这篇文是我看完一本叫做本丸もぐもぐ食堂的本子的产物 有想看的朋友可以给我回复一下我发链接。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