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联文】【石青】VOICER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顺序为:硅酱—>穆拉—>漠漠(我)—>光狼—>郄—>但书—>杏夜—>?


 
 


track01<-硅酱的上一棒


track02<-穆拉酱的上一棒




Track 03


*想模仿前面穆拉太太的文风大失败!!!!


 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扭曲前两位的设定了,我的锅 
 
自己也挖了坑 还是我的锅 
 
 
 
 
 
 




 
 
 


“没想到竟然下雨了啊…..”


石切丸和笑面青江并肩站在所处大楼正门的门框下面,前者有些无奈的抬手推了推鼻梁,却在没有摸到任何触感后有些尴尬的迅速放了苦笑了起来。


“毕竟录音室是隔音的嘛,听不到雨声很正常的。”


 笑面青江像是习惯了一般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抬头看了看那些细密的雨珠噼里啪啦的滴在坚硬的水泥地上,从口袋里顺手掏出了一小串银色的钥匙。 
石切丸在听见叮呤当啷的金属碰撞声时别过头看了一眼,发现这把钥匙的钥匙扣就是与笑面青江初次在CD店见面的时候他在白色围巾上别着,那块别致的,镶嵌着四颗绿色菱形宝石的木质徽章。 
 
 
 


是什么品牌的商标么……?


 
 
 
他一直感觉记忆中好像有和这个徽章十分相似的形状,石切丸稍稍眯起了双眼在脑内储存着的广告信息中搜索了一圈,却泄气的发现什么信息也没能对上。 
 
 
笑面青江低下头把钥匙扣附带的铁质圆环套在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上,慢悠悠的转起了这串钥匙,发出了咔咔的恼人声响。 
“石切丸,坐我的车子吧。虽说本来想着这么近还可以走到浦…不,友人弟弟的中学。” 
他没有停下右手转着钥匙扣的动作,抬头看了一眼挺直着身子站立在一旁的石切丸,笑着伸出了空闲在一旁的左手使劲拍了拍他有些僵硬的后背。 
 
 
 
 
两个人都粗心的没有带上雨伞,石切丸点了点头转过了有些僵硬发酸的身子,快步跟上了已经自顾自走向了通往车库暗门的笑面青江。 
这种状况对于石切丸不是很妙,没带伞的他不管怎么样他都没理由可以拒绝。 
要共处一个密闭的空间怎么看对于石切丸来说都十分尴尬。 
其实 今天凌晨他又从床上爬起来点开了那个下载网站,在自己的携带上也下载了一份笑面青江役的广播剧。 
 
 
 


目的明显。


 
 
 


也不难想象现在他看见笑面青江就会想起,mp3格式的文件中传出的那些艳丽的娇喘声。


 发出这样声音的人,就要和他同处一车… 
那根青色的马尾在石切丸的面前左右摇晃着,黑色马丁靴踏在有一层水雾的地板上,伴随着钥匙扣发出的碰撞声,一切都让石切丸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地下室因为下雨的原因变得十分的潮湿,还散发着一股浓郁压人的霉菌味。


 待难闻的气味分子运动到他的鼻孔内之后,石切丸不自主的皱紧了原本已经有些僵硬的双眉然后小心翼翼的跨过了地上残留着的水塘。 
 
笑面青江倒是走路走的很快,十分轻巧的避过了由于地库排水失灵而留下的一摊摊肮脏不堪的死水潭,右手食指倒是总算是停止了转动钥匙扣的动作。 
 
他带着含有一丝揶揄的笑意回头看了一眼离自己还有几大步距离的,正皱着眉认真看着地面的石切丸。 
 
 




“好了——上车吧?”
 
青江在等了石切丸终于来到他身旁之后拍了拍手,清脆的回声在地下室响了起来。
青江让钥匙扣顺着右手食指滑到左手掌心,用大拇指摁下了凸起的UNLOCK键。
 石切丸顺着突然闪烁起来的橙黄色灯光看向了身旁,果然是和预想中差不多的车子。 

 

 


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不算大也不算新。轮子上有一些污泥,看上去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洗过了。但是与之相反,车身倒是已经干净到达成了可以反光的程度。
青江已经自己打开了驾驶位的车门,伸手招呼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动的石切丸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来。


 
 
 
“我们一会儿还要带上友人的弟弟和他的男朋…抱歉,对象。所以后座要留给他们。” 
青江说着抽出安全带将它扣在了座椅旁边的搭扣上,扯了扯胸前的带子调整了一下松紧。 
石切丸迎着青江含满狡黠笑意的目光,嘴角有些无奈的向上扬了起来,然后有些僵硬的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那么…出发了哦。” 
 
青江看着石切丸拉出比自己长一大截安全带,在听见咔嗒的声响之后就扭过头看向了前方车窗。 
车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樱花气味,隔绝了外头地下室的腐烂味,也没有一般男性车内所常带有的烟臭味。 
汽车被发动,小幅度的抖动了起来,青江坐正了一些,让原本舒服倚靠着椅子的背挺直了。 
 
 
 


车内的沉默气氛变的微妙了起来,石切丸偷偷回头看了正用心开车的青江一眼之后就将头扭向旁边车窗。


 玻璃上映照出自己略微有些窘迫的模样和青江带着浓浓笑意的侧脸。 
 
他不自觉抬起手背擦了擦不知是不是被今天天气闷出来的汗水。 
 
车子开出了地下车库,雨丝密密麻麻的打在了车窗和车顶上面,发出了均匀的声音。 
 
青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这个后辈不管怎么说都太过于拘谨了。方才教他发声方法的时候他好像还并没有这么的紧张。青江紧盯着玻璃想了想,最终还是伸出手拧开了一旁的音乐键。 
 
 
轻快活泼的钢琴曲从石切丸小腿旁边的嵌入式音响内飘了出来,回荡在整个车子内。这首曲子石切丸貌似是在dmm社内的广播中听到过,不过他并记不起曲名了。在音乐的舒缓作用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一些,连续击打在玻璃窗上的雨声也听着不那么突兀恼人了。 
青江愉快的哼起了这首曲子的主旋律。 
 
 
 
 
 
 
 


“放松下来了吗?”


等遭遇了一个红灯,青江停下了哼歌的声音。抬了抬臀部让自己变得高了些,伸长脖子瞄了瞄后视镜中的明显样子松弛不少的石切丸。石切丸急忙把头摆正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清清嗓子迟疑着是否要开始一个新的话题。


 
 
 


“青江前辈…..?”


他试着先开口叫了一声坐在驾驶座上随着音乐的节奏还在小幅度摆动着上身的青江。


“怎么了?”


“一会儿我们到底…..?”


石切丸其实压根就没有明白为什么青江要带上他去见那个所谓的小男生和小男生的对象。


 


直接让他一个人回事务所不就行了吗!


 “之前说过啦,一起带那两个年轻的高中生去享用雨天下午茶啊。其实我就是想让我们两个去偷偷懒。正好我也饿了。” 
红灯变成了绿色,青江立马把笑意满满的视线从石切丸的脸上移回了前玻璃窗。 
 
“而且我还被蜂须贺….就是我的之前提到的那个友人拜托去说教一下他的弟弟呢。真是麻烦啊,高中生要谈恋爱就让他们谈嘛。” 
 
青江漫不经心的说着,转了一下方向盘。 
 
 
 
 
 
 
 


“蜂须贺….蜂须贺虎徹?”


“是啊,你知道他啊。”


 青江在一瞬间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 
 
 
 
 
 
 
 
 
石切丸有些头痛的摁了摁太阳穴,其实这个名字是昨天他在那个网站上的热门tag之一。 
 
 
 
 
「蜂须贺桑大好❤!新录的DRAMA真的好色气哦~」 
 
 
「嘤嘤嘤,听着蜂酱的声音耳朵都怀孕了呢(//∇//)」 
 
 
 
「蜂酱的受音//////LOVE❤❤❤」 
 
 
 
 
 
 
 
差不多都是这样的颜文字comment….. 
 
其实很多条相关的信息,石切丸连里面的用词都看不懂。让一个刚刚被颠覆价值观的人这么快就了解这些用词当真是不可能的。 
 “总之,就是蜂须贺的弟弟浦岛在学校里正在和一位叫做….我想想…乱藤四郎的人在唧唧我我的,那个班主任已经很生气的多次向蜂须贺通报了这个情况呢。” 
 
 
 
 
青江大概也猜到了石切丸这副表情之下在想着什么奇怪的东西,边说边减慢着行驶的速度,将车子贴着路边的杆子精准的停了下来。 
车停稳之后青江用手胡乱的擦了擦玻璃,抹掉了因为雨天而浮现出来的水雾,对石切丸指了指对面马路上一个橙黄色头发扎着辫子的少年。 
 
 
 
 


“啊…浦岛君好像已经出来了呢。”


 
 
 
叫做浦岛虎徹的少年手里撑着一把伞,旁边站着一个大概就是乱藤四郎的橘色长发女…不对这里是男校。乱被一个冰蓝色短发的,老师模样的男子拉着。看上去那三个人好像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青江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车灯,拍了拍车窗。 
 
浦岛虎徹看见青江马上拉着一旁的人跑了过来,那个冰蓝头发的老师急忙追了上去。 
 
 
 
 
 
“青江哥!快开门!” 
 
浦岛一边跑过来一边冲着青江大叫道。 
青江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迅速摁了一下按键盘内的UNLOCK键,跑的飞快的两个年轻人立马打开了事先被解锁的车门。 
 
 
 
 
 
 


“哈…哈…一期老师真是烦人啊!”


 浦岛气喘吁吁地把伞往车里一扔,拉着乱一屁股就跳进了青江的车子里。 


“青江哥,快开车!”
浦岛在那位被称作一期老师的人赶上之前啪的一下重重关上了车门。
 

 

 

“好 反正最后也是你哥的锅!”
青江哈哈笑着踩下了油门,车轮带起了一条白色的水花飞驰而去。 

 

 

“一期哥…没关系吧…?” 

乱伸出食指绕了绕被雨水打湿的长发,有些担心的呢喃道。 
浦岛坐在他一旁有些胆怯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好了好了…” 

青江在后视镜里面瞥了一眼后座穿着淋湿制服的两个人,压低了声音接到。
 
“总之,现在我们去吃下午茶吧。哥哥请客!”
 
他说着又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没有什么肌肉的胸膛。
 

 

 

 

 


“说起来,这位是石切丸。我的后辈同事。”


东京市中心一家人满为患的甜品店内,青江自说自话的坐在了石切丸的旁边,将他介绍给了刚才还来不及打招呼的两个高中生。


 现在终于逃离了微妙的两人空间,石切丸暗地里吐了一口气表示轻松,他抬头对有些发怯的浦岛和乱微笑着,温和的点了点头以表示意。 
 
 
 
 


“态度差别好大啊,石切丸。”


 青江笑嘻嘻的拿起了桌肚里的一本菜单平摊在了石切丸前方的红色桌布上。 


“……….”


 
 
 
 


“嘛算了,我推荐你这款抹茶团子哦。”


见石切丸没有讲话,青江就把身体往旁边靠了上去,手指游移到了一旁写着“店长推荐!”的一份青绿色糯米团上。


 “咦?哥哥你们不吃冰激凌吗?” 
乱刚刚和浦岛选完了作为此店第一人气的冰激凌火锅,看见面前的俩个人只点了两份团子有些不解。 
 
 
 
 


“因为工作需要所以不能吃太多冰的东西噢。”


青江对着乱眨了眨眼睛,舒服的动了动,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招了招手叫来服务员,在下完单之后才坐正了过去。


 石切丸摊开手掌撑住了自己已经有些泛红的脸,右边的手臂因为刚才被青江靠了上来所以有些发疼发热。 
 
 
 
 

对面的两个年轻人叽叽喳喳的对青江诉起了苦,石切丸却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他现在恨不得钻到地板里面去,对自己又一次地感受到了失望。 
 
 
 
 
 
他无法否认自己现在 很兴奋。 
 然而青江没有在意石切丸的怪异举动,正认真的托着腮聆听着对面两人的诉求,时不时的还会点评两句,或是点点头表示赞成。 
 
 
 
 
片刻后他们的注文就被摆满在了桌子上,不过冰激凌火锅才是占了大半个桌子的罪魁祸首。 
 
 
 
 
 
 
 


浦岛和乱终于停止了诉讼大会,乱挖下了一小勺橙子味的冰激凌球塞到了浦岛张开的嘴中。


“再大一点嘛~”


 浦岛还没等冰激凌在口中融化就将其吞了下去,做着“啊”的口型又一次张开了嘴巴。 
看着互相喂着冰激凌的两个年轻人,青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年轻人就是好啊。 
他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串团子戳向了在一旁正准备自己拿起团子的石切丸。 
 石切丸被青江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但是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青江他也没有能够拒绝,也没有想去拒绝。稍微吸了一口气后他便张开了嘴接住了那只墨绿色的团子。 
抹茶的味道有点苦涩,配上粘糯的糯米团子确实十分的上口,并不会有那种石切丸所讨厌的,甜得发腻的口感。 
 
 
 
就像是CD店里面的古典音乐一般。 
因为团子十分的小,石切丸闭上嘴巴咀嚼了几下就将其咽了下去。 
 
 
 
 
 
“怎么样~?” 
青江抽回手去自己也咬下了一个团子,一边嚼着一边捂着嘴巴看向了旁边的人。 
“嗯,很好吃。不愧是青江前辈推荐的。” 
石切丸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用力的点了点头。 
 
 
青江觉得这大概是本日石切丸对他说的最自然的一句话。 






看着对面的浦岛和乱还在鳖速的互相喂着对方,已经吃完的青江不动神色的打了一个小小的嗝,然后就百无聊赖的伸出手卷起了自己长的遮盖住眼睛的刘海。
 石切丸看着青江把顺滑的刘海从下巴卷到了眼睛的下面,在碰到眼袋的一瞬间就松开了手指,让微卷的发丝荡了下来。


注意到了石切丸投过来的目光,青江对他摇着头挑了挑眉毛。
石切丸看着青江的刘海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到口袋里,在里面捏起了之前缠在耳机上的青色发丝。
 

 

“说了是我请客吧?”
 青江看到石切丸伸进口袋里乱掏的手,有些不悦的放下了自己的刘海看了他一眼。 
因为嘴里还叼着刚才串抹茶团子的竹签,所以他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石切丸还没有理解为什么起青江会斥责他的时候,那人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崭新的一千円纸币。
“前天发了工资。”
青江有些得意的挥了挥手中的纸币扇子,招呼服务员过来。
“真是榆木脑袋啊…”
青江在把钱交给了服务生后揶揄的看了眼一脸茫然的石切丸,压低了声音说道。








“找您的七十九円,感谢惠顾!”
过了一小会儿服务员拿着找零走了回来,恭敬的鞠了一个躬。
 青江伸手把硬币扒拉进了自己的手中然后随意的丢在了放在腿上的包里。 

 

 
这个样子找东西很麻烦吧。 
石切丸看着被零零散散丢进去的钱有些无语。 

 

 

 

“对了,这个是本次买满5000円送的赠品 。” 

服务员起身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围裙口袋中掏出了一根墨绿色的棒棒糖。 

 

 
“哦…?” 

 

 
青江的声音突然有些改变,音调也上扬了起来。 

石切丸有些疑惑的看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的青江,完全搞不懂那个人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先生,这个是本店特制的抹茶棒棒糖。” 
服务员听着青江的声音抖了一抖,介绍完之后就再鞠了一个躬在别桌客人的呼唤声中匆匆离去了。 

 


“青江前辈,您怎么了…?” 
石切丸忍不住转过身子看了看青江,和桌上的棒棒糖。 
“这个…给你好了。” 
青江站起来伸了个大懒腰,擦了擦眼角沁出的眼泪后就把那根墨绿色的糖丢给了石切丸。 
手忙脚乱的接住了糖,石切丸心中的疑惑越开越深了。他愈发觉得笑面青江的性格实在是难揣摩,现在他已经累的不想再思考了。






“好了那你们慢慢吃,我和石切丸哥哥先回事务所了。”


青江抖了抖头后方的马尾,抄起青蓝色的外套穿上后拍了拍仍然坐着的石切丸。


 石切丸对浦岛和乱挥了挥手,接着拿起了那根被放在自己面前的抹茶棒棒糖,跟着青江走出了店门。 
 
 
 
 
“你们放心,我会和你蜂哥哥解释的。” 
 
青江在推开门前还冲着满嘴冰激凌的浦岛笑咪咪的挥了挥手。 
 
 
 
 


“今天的锅他背定了,我赌一串团子现在那个蓝头发的班主任已经给蜂须贺发了几十条短信了。”


 关上店门后青江吃吃的笑了起来,露出了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外面的雨还在下,从屋檐上滴下来的水珠打湿了青江的刘海。 


“雨还真大啊…我得去和事务所联络一下说我们会晚一点到…”
青江在包里随意的掏了一掏,却抓到了满手刚才被找回来的硬币。捣鼓了一会儿后他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摁下 home键之后青江惊呼了出来,原来是手机没电了。
 

 

都怪歌仙今天一直在拿他的手机玩online和歌100首。 

 

 
“青江前辈,用我的吧。” 
石切丸看着有些狼狈的青江,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青江二话不说接过手机准备点向电话键,这时顶部突然出现了一条时间显示是昨天的延迟推送。 

 

 


『全ての恋は病か.mp3 笑面青江役 下载完毕』


 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字眼。 
 
 
 
 
track4 光狼太太的下一棒




-对不起对不起我把锅都抛给下一棒的光狼太太【土下座


-车上的bgm是内番曲子钢琴版


-最后的drama 是间岛一个受役抓


 第一次玩联文 有好多喜欢的太太们也一起!!我现在dokidoki的! 
 

评论 ( 8 )
热度 ( 138 )
  1. 涉水吟訣—魚天台少女綾香 转载了此文字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