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联文】【石青】VOICER VOL.2

感谢壮壮的绝赞cd封面 内容请参考track7杏夜天使的i am your father!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vol1:

Track01 →硅醬
Track02  →穆拉
Track03 →漠漠
Track04 →光狼
Track05 →郄桑
Track06 →但書

Track07→杏夜

(第二轮顺序)

漠漠(俺)—>郄—>穆拉—>光狼—>杏夜—>但书—>硅触


track8

担当了vol2第一棒,dokidoki到死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真的还是声优paro吗?!?!真的还是石青嘛!!我觉得我在欺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在睁开双眼,又是一间封闭的和室。 

透过浅灰色的薄雾可以看到残破的纸窗外面立着两个一高一矮的石灯笼。 

窸窸窣窣的声响在他的四周断断续续的回荡了起来。

 覆盖在右眼上的刘海已经不知不觉的被谁撩到了耳朵后面。

 他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慌张的神色,只是再一次闭上了有些酸涩的双眼。 因为这只不过是他,每日都会做梦罢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江站在了写着<季乃味>的招牌下,松开了方才一直用力拽着石切丸的手。  

石切丸气喘吁吁的看了一眼笑的十分开心的青江,后者正不慌不忙的伸手拉开了挂着<营业中>的和纸拉门跨步走了进去。 

“我是昨天打电话来预订包间的笑面。”

 青江一边朝前台走去一边翻找起了手机,在他终于挖出埋在包底的手机之后便点开了信息箱中那条“恭喜您预订成功”向前台穿着素色和服的服务生展示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真是煞费苦心,特地还去定了包间,还是季乃味的包间呢。”

 青江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前日歌仙在家庭餐厅里用看着神经病的表情盯着自己说出的话。 

“你嫉妒了吗?”

“来,把脖子伸出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均匀的叩击着大理石面的前台,等待着服务生翻完预订记录。  

石切丸站在青江不远处的身后还有些没缓过来,他在盯了一会儿倾斜着身体靠在前台的青江后便转头环顾了一下这家店的装潢。

并不是很华丽惊艳的餐厅,但是却透露出一股古朴的和风气息,和刚才的古典音乐会对比起来真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石切丸听着店内音响放出来的悠扬尺八声,有些放松下来的吐了一口。 

青江偷偷的瞥了一眼满脸轻松神色的石切丸,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选对地方了。 

他隐约觉得如果现在带他到西餐厅之类的地方的话,他大概是会爆炸的。 不过,穿着这样的T恤的石切丸也进不去西餐厅…就对了。  

“请笑面先生往这边走。” 

青江抬头发现前台已经核对好了信息,他接着便直起了斜靠在大了大理石上的身体走向了一旁鞠着躬的服务生。 

“papa,快走吧,我已经快要被饿死了。” 

青江还不忘转头冲正沉浸在和乐中的石切丸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笑盈盈对他开玩笑道。 

石切丸刚准备跟上的脚步又顿了一下,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T恤上的印字,然后对上了青江满含狡黠笑意的眼睛。 

嗯,回去要好好和萤丸谈一谈人生。 

 接着服务生踏着小碎步将俩人带到了一间写着“石の室”的包间,跪在一旁拉开了纸门,抬手请青江和石切丸坐了进去。

 石切丸稍微低下了些身子走了进去,房间内是一桌四人座位,一旁摆着几块石头堆砌成的迷你假山和塑料制的竹子。

 青江走到了窗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将包丢在了对面的坐席上。 

“诶?” 石切丸刚准备在青江对面坐下来却不料被一只包抢了先,因此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拉开身旁席位的青江。

 青江眨眨眼,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子示意石切丸坐下。 

“papa,这儿。” 

他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夸张的比了比口型。

 石切丸慢慢缩回了准备迈到青江对面席位的脚,有些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青江的身旁坐了下去。 他瞄了一眼正坐着的青江,他因为穿着合身的西装裤所以腿部上的面料绷的格外的紧致。  


桌子的正中央就摆着一份硬皮的菜单本,青江稍稍挺起身子将它取了过去。 

“我去给您再去取一份菜单。” 门口正坐着的服务员有些抱歉的正准备起身却被青江不慌不忙的制止了。 

“不用了,一份就够。”

 不是很大的菜单被青江啪的一下放在了自己和石切丸的中间平摊了开来。 

“啊…那么请您在想好注文之后摁下旁边的铃铛,会马上为您下单。”

 服务员愣了一下,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后便拉上了纸门。  


“前辈…今天的晚饭…” 

石切丸的视线盯在菜单上的价目表上,有些无奈的扭头看向了正在往身前瓷制小碟内倒着酱油的青江。 

“算是我请客啦,随便点。” 

青江笑嘻嘻的放下了酱油壶朝一脸抱歉的石切丸摆了摆手。 

“一直让前辈请客多不好…” 石切丸有些无奈的用力摁了摁自己的鬓角,用真诚的目光正视向了又拿起一管青芥末的青江。

 青江在酱油中挤出了一大条绿色的膏状物体后便后仰着笑出了声音来。 “哈哈…那就当你欠我一顿好了…” 

他迅速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对策。 石切丸这才松开了有些皱起来的眉心,有些开心的对青江点了点头。 

约会次数+1

此刻他们两个内心同时暗暗的想到。  


青江又像上次和浦岛他们和下午茶的时候一样将身体凑到了石切丸那边翻起了菜单。 

最后两人还是决定点两份当令海鲜套餐。

 青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毫不犹豫的摁下了服务铃。  

 

“说起来…你和蜂须贺的合作drama…”

 青江在服务员得到注文离开之后突然用手攀上了石切丸的肩膀,变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故意的询问道。

 刚刚放松下来的石切丸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般差点跳了起来撞到天花板,就像是初二时期写的日记被人看到了一般急忙单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果然克服不了羞耻心…?”青江想了想,抬手拍了拍石切丸已经俯下去的后背。 

石切丸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对青江面露难色的轻轻点了点头。 

“没关系没关系…凡事总有第一次嘛。” 

青江耸了耸肩,随后笑着将嘴放在了石切丸已经微微发红耳朵旁边。 

“下次不如让我来教你吧,喘、息、的、技、巧。”

 他在用那种低沉诱惑的声线讲完以后拍了拍手。 

“不过啊…..我好像更加期待你的攻音呢?” 

青江切换回了自己本来的声音,右手托着腮帮侧头眯眼看着一脸恍惚的石切丸。 

“谢谢…..前辈的期待…..”  


的确蜂须贺在收录的时候有些无奈的对他说过….比起喘息,他的呻吟倒是更像惨叫… 

自己,好像吓到了歌仙先生和蜂须贺先生了呢。

 石切丸有些无力的趴在自己的双臂上,努力抹去了这份黑暗的回忆。 


 纸门在室内空气恰到好处的时候被拉开了,石切丸觉得自己得到了拯救,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请再给我一杯啤酒。” 

青江指着自己旁边墙上的广告海报,叫着了上完菜正准备离开包间的服务生。 

广告上印着三瓶啤酒,旁边用夸张的红色大字写到:

 <大特惠!喝了才知道的爽口asabi*啤酒!无限续杯only 600元> 


 “你要不要?”

 青江看了一眼石切丸问道。

石切丸带着抱歉的笑容摇了摇头道, “我其实,不是很能喝酒啦。”

青江看上去有些遗憾,但是又马上回过神来拿起筷子伸向了满桌的刺身。

乘满了白色细腻泡沫的啤酒不一会儿便被端了进来,被放在了青江的身旁。

青江对着举起了快要溢出来的啤酒,碰上了石切丸手中的凉茶发出清脆的声响。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一口喝掉了三分之一的黄色液体。

“前辈…小心喝醉啊。”

石切丸放下自己的凉茶,有些无奈的看着正欲再喝下一口啤酒的青江。

青江瞥了一眼有些面露担心神色的后辈,心情莫名其妙变的愉悦了起来。

“哈……说起来刚才的音乐会,是不是不对你口味?”

青江不理会石切丸的神色,又握起沾满水珠的啤酒杯干下了一大口。

石切丸有些不好意思的夹了一块天妇罗虾放在碗里,小幅度的点了点头。“那些洋文和乐器,总觉得让人有点头晕呢。”

青江看着石切丸这副表情又被逗笑了。

简直就和考试不及格的学生没差别嘛! 

“那下次有空我来给你补习一下吧。”

他放下啤酒杯夹起另外一块天妇罗虾直接塞到自己嘴里。

石切丸万分感激的点了点头。他也夹起了放在碗中的天妇罗,沾了沾酱油放在嘴里咀嚼了起来。

虾被油炸的恰到好处,因为放在吸油纸上所有没有特别的油腻。

“这里的和食很好吃呢。”石切丸咽下虾之后试着开口打破了沉默。

青江暗自握拳说了一声“yes!”

“不过这边的生鱼片也很好吃哦?”他转了转眼睛,夹起了一块薄到晶莹剔透的三文鱼片丢进酱油盘沾了沾。筷子然后径直伸到了石切丸的嘴前面。

青江有些心虚的猜测着石切丸会不会接受这个动作。

不过石切丸看了一眼眼前一脸僵笑的青江,比上次还毫不犹豫的张口接了过去。

他感觉自己已经渐渐习惯前辈突然的行动了。  


“啊…!!!”

当生鱼片被放进口中之后石切丸突然捂着鼻子叫了出来。

生理泪水马上溢满了他的双眸,流了下来。

青江被泪流满面的石切丸吓了一跳,但马上意识到了现状由来。

自己的酱油盘子里,挤了很多加着山葵的青芥末呢………

石切丸急忙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莺氏,一口竟然喝光了所有液体。

“抱歉抱歉…”

青江有些面露难色的拍了拍石切丸因为咳嗽而不断起伏的肩膀,掏出了自己的包平氏茶饮料递了过去。

两瓶茶下肚以后石切丸总算是恢复了过来,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青江看着恢复过来后有些恍惚的石切丸没憋住笑了起来,明明他是罪魁祸首来着。

“石切丸…哈哈…你不吃辣的东西吗?”青江擦了擦因为大笑而沁出眼眶的泪珠。

石切丸蔫了似的嗯了一声,赶忙又吃了几只青瓜寿司卷压了压喉咙底部传出的刺激感。

夹在卷内的黄瓜很水嫩新鲜,配上被醋腌过的白米和脆口的海苔比绿茶更能压制住芥末。

“请再给我添一杯啤酒。”青江这个时候突然又莫名的燃起了兴致,不顾后果的摁下服务铃又一次添满了刚刚见底的啤酒杯。

石切丸压制住了吐槽身旁越来越不对劲的前辈的欲望,又夹了几块鱼片蒙头吃了起来。 


青江已经添了四次啤酒了。


直觉告诉石切丸,这位变的愈发安静的前辈,有些出问题了。青江这个时候也不讲黄段子了,只是自顾自的一边喝着冰asabi一边快速的吃着残留下来的鱼片和寿司。

在整桌子食物被解决之后,青江打了一个嗝,闭着嘴冷不丁的躺倒在了石切丸的大腿上。

“青江…前辈…?”石切丸看着突然躺下来的青江稍微有点被吓到,于是关切的伸出手拍了拍身上人的肩头。

青江睁开金色的眼睛看了一眼石切丸,挣扎的坐了起来又一次摁下了服务铃。

“买单———“

他晃晃悠悠的撑起了身子跑到自己对面的椅子上翻找起了自己的钱包掏出了几张纸币。

石切丸有些担心的站了起来,却差点撞到头。

他急急忙忙的扶住了差点被假山绊倒的青江,后者像是找到了依靠物体一般的又一次倒在了石切丸的怀内闭上了眼睛。


真是的…明明知道会喝醉还要续杯。

石切丸皱了皱眉,双手扶住了安静的有些不像话的青江。  


“前辈,你住的地址是哪里。” 


 包间里在寂静了半响后,石切丸长叹了一口气在青江耳边问道。

青江干笑了一声,现在完全把重力加在了石切丸身上。

“新宿区 西新宿5-6-4 TCRE西新宿五丁目。“


石切丸小心翼翼地扶着已经醉了的青江,对前台点了点头走出了灯火依旧十分明亮的季乃味。

明明已经是凌晨了,还是能听到别的包间里几个大叔高声聊天的声音。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拦下了一辆路过的空车,抬着青江坐了进去。

路灯的橙光洒在了青江闭着眼睛的脸庞上。

“新宿区 西新宿5-6-4 TCRE西新宿五丁目。”

石切丸对司机说到后,任凭青江一头倒在自己的腿上。

青色的发丝凌乱的摊散在自己的裤子上,石切丸不由得伸出手去触碰,顺理它们。


醉了的青江十分的安静,与平时的他,或者是其他喝醉酒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或者说,难道这才是真实的他么? 


“嗯……”

青江皱起了眉头将脸埋到了石切丸的腿上。

是不是,又要做那个梦了呢? 


车程不算长,夜晚的道路上并没有特别多的车辆。

虽然新宿的夜晚还是很明亮嘈杂就对了。

出租车在二十分钟后便到达了目的地,石切丸付了钱之后就半扶半抱着迷迷糊糊的青江走向了混凝土制的公寓楼的电梯处。

“青江君…?”

石切丸在焦急的等着电梯时,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男声。

转头看去,一个比自己矮小许多的黑发少年正一脸讶异的望着青江和自己。

“啊,你好!我叫堀川国广…!是青江君的邻居!”

叫做堀川的少年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还未对石切丸做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石切丸。青江的后辈。”

石切丸对堀川露出了一个有些心不在焉的微笑,完了后又伸手将青江再往自己肩上抬了一些。

“青江君……这是醉了么……?”

堀川满脸忧虑的看了一眼眯着眼眸的青江,转头向石切丸问道。

“是啊,明明不会喝酒。”

他苦笑着看了眼脸颊微红的前辈。


电梯终于到达了一楼,石切丸拍了拍还在发出哼唧声的青江。

“前辈,钥匙。”

青江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菱形宝石钥匙扣,顿了一顿后交给了石切丸。

堀川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口,电梯却在他准备讲话之前打开了。

“719…”青江用力的抬手指了指走廊尽头处的一扇门。

“石切丸先生,谢谢你送青江君回来。”

堀川思索了一下,没有继续电梯里他想说出来的话语。

他随后便挥了挥手,从别满一个黑色长发男子徽章的包内拿出挂着<kns love>的钥匙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石切丸吃力的打开了青江家的门,还没来得及脱鞋就把青江送到了卧室中让他躺下。

“唔………”

青江衣服也不脱就迷迷糊糊的钻进了被子里,青色的头发已经不知不觉的散了开来。

石切丸看着躺下来的青江总算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并没有放松太久。

石切丸立马敏感的发觉了这间房间,有奇怪的气息。

“别走………”青江不知道是在说梦话还是怎么的,一把拉住了蹲在床旁边的石切丸。 

石切丸站起身子眯起眼睛扫视了一圈房间内的各个角落,结束后便露出了一丝温和的微笑。

“我明白了,前辈。” 



这个晚上,青江第一次没有做那个梦。




Vol1已经被硅酱发了微博呢,非常感谢大家能吃下我们的安利!

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大渣渣(哭着跑去上吊)

专注抛锅50年 我是个无耻的人!

这个asabi是asahi的亚种(不)

季乃味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吧?但是在谷歌上没有查到很多图片就随意编造了。

谢谢杏夜天使様给我这么好一个锅(你明明接的不好

阅读大感谢!



评论 ( 5 )
热度 ( 164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