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石切丸】我是你爹的父亲节贺文

首先请注意这个纯粹是来搞笑的一篇文

石青大概是欺诈没有什么成分其实 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

本来想码点肉渣后来发现自己也在欺诈 所以最后这篇文就是素的

非常 非常 非常ooc 而且非常 非常 非常的短 3000字不到那种!

审神者出没 我的玛丽苏设定(?)

祝父亲节快乐,作为石切丸迷妹交上了祭品(没人要的啦)  


==============================================

“你知道吗,”笑面青江握着手机盘腿坐在门旁边。“今天是现世所谓的父亲节哦。”

 话音落后他便咔哒一下摁下了锁屏键将手机随意丢在了一旁,转头望向了坐在自己身旁正专心吃着三色团子的石切丸。 

“哦呀…..?这听上去真是相当有趣的节日啊。” 

御神刀大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随手将还留有一个白玉色团子的竹签放在了膝旁的小碟内。

“是西洋流传过来,为了歌颂广大父亲辛劳的节日对吧?” 

“………”

青江突然意识到了真在专心吃团子的石切丸方才好像并没有抓住父亲节的关键点,便有些无奈的抓起刚刚被丢在一旁的手机打开了自己的推特主页在石切丸眼前晃悠了一下。 

“所以啊,今天的网站上全都是关于你的图片和文字呢。” 



啊,不得不提一下,审神者之前在本丸某把不愿透露姓名的博….不对,刀的帮助下聚拢了许多小判,推崇效率的她便决定给本丸的付丧神们每人配备一部智能手机。 

笑面青江在拿到手机后立马就注册了一堆社交账号,网名全是にかに(也不知道是仿造了哪个学园爱朵露的名台词。)

不出乎意料的是,石切丸平时倒是不怎么玩弄他的手机,唯一注册的推特账号连头像都没有自定义设置过,而且根据视奸狂魔にかに老师透露,他只不过是偶尔转转那些关于神社的推文罢了。


但在石切丸还没有看清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推文时,青江就已经收回手挪走了他的手机。

 石切丸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看到了满屏幕的绿颜色。 

这是…什么…?

青江摆着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眉头微皱一脸疑惑的石切丸。 

“难道你不知道,你一直被称呼为爸爸么?”  

石切丸惊愕的摇头,头上的帽子差点被他甩下来。 

见石切丸疑惑的神色变得愈发的浓郁了,青江无力的摆了摆手表示彻底投降,老老实实的给他做起了解释工作。 

“因为性格的原因,你在网路上又被称作为本丸的爸爸哟。”


“我……?父亲……?哦呀?那算是褒奖吗?”石切丸盯了一会儿青江的眸子,随后若有所思的抬手摸索向了刚刚被放在膝盖旁边那串只剩下一个的团子,分两口吞了下去。

由于团子太黏差点被噎着,他又急忙端起茶杯饮完了剩下的半杯大麦凉茶。

“算是…大概吧。”青江忍住心中的吐槽欲望站起身子,将嘴巴猝不及防的伸到了石切丸的耳朵旁边低语道。

“推荐你也看一看社交网站上关于自己的tag哦,会有非常有趣的东西哦?”  

“说起来刚才主上也有唤你过去哦,说是有什么东西想要交给你。” 

青江说罢便立马直起身子从石切丸的身边经了过去,在即将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还回头笑嘻嘻的挥了挥手上的手机。


 石切丸在青江的气息离开自己之后片刻才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事情,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那么等有空的时候不如也看看吧?


-----------------------------------------------------

 这篇文可真是好看啊…虽说马上就会被封掉吧。

青江在转角之后又划开了触摸解锁键,嘴角含着微笑的继续扫起了方才点了一个“我喜欢”的文章。

-------------------------------------------------------


现在,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现在趴在自己用小判新买的笔记本电脑前面,面带着红光,双手不停飞快的敲击着键盘。

“他将手伸进……”

少女一边打着字一边低声独自喃喃着。 


“主上……?”

门外在传出了温和的声音后,满面春光的少女才猛地一下从棉被里惊的跳了出来,急匆匆的跑到拉门前将发出声音的人拉进了室内。

“爸…啊不…!石切丸,你来啦!”

少女不知为何有些过分激动的拉住了满面“这个孩子怎么了”的石切丸,然后撒腿跑到一旁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件加大码的黑色t恤。


“父亲节礼物!”少女十分得意的在石切丸眼前展开了一件上面印着一串洋文的T恤。

“哈……感谢主上…但还请问上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石切丸僵硬的伸出双手接过了这件…所谓的父亲节礼物。

“I AM YOUR FATHER!我是你爸爸的意思!”

审神者伸出手指自顾自的比划到,心想着石切丸一定觉得这个礼物超级酷。

“可是我并不是您的父亲啊……”

石切丸有些哭笑不得的抬手摸了摸审神者的头。

“但是在网路上大家都这么称呼你哦,有时候我也会听到短刀们这么叫你呢。”

“方才青江也同我解释过…”

石切丸擦了擦大概是因为闷热而留下的汗珠。


“好啦好啦你就收下吧…!啊,我还要去公布内番名单,所以papa我能拜托你帮我的电脑充一下电吗?”

审神者猛地一拍脑袋突然想起了还没有做完的事情,松开了石切丸的手接着拿起了一旁桌子上的一张纸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临关门时还对傻站在原地不动的石切丸指了指地上的电脑充电器。 


等待审神者关上门后,石切丸又低头看了一眼那件…意思记得是“我是你爸爸”的T恤,不禁失笑。

不管是青江还是主上今天都特别的奇怪。他拿起已经如同乱麻的充电器走到了审神者已经暗掉了的电脑屏幕边上,捣鼓了些许时间后终于找到了插孔。

当电脑屏幕一瞬间亮了的时候………

----------------------------------------------------------------------------

“你原来还在这边呀…?”

笑面青江推开纸门,低声绕进了房间之内。

水无月的空气十分阴沉,前几日刚刚立梅,因此这些恼人的雨下的仿佛无止无境。

青江没有穿常日里那件制服和白装束,换成了内番时那件青色的运动套装。

石切丸身上那股特有的白檀味混合着梅雨季节带来的霉味,让房间内的空气闻起来十分的微妙。

水珠顺着青江的发丝滴落了下来,他的衣服也已经被雨淋的湿透了。

“青江…..”

石切丸有些担心的看着满面无所谓的青江,大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将手轻轻放在了青江湿黏的肩头上。

“穿着湿的衣服会感冒的。”

石切丸伸手捏住了青江鬓角的发丝用力挤了一下,在手心中留下了一滩水渍。

“那脱掉不就好了?”

青江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攀上石切丸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道。

“パ、パ”

“¥%%&%&’¥%&%&&¥%#%&%&#¥%&’

-------------------------------------------------------------------------- 

哦呀?

哦呀。

哦呀……………………………….

 

石切丸虽然知道这是自家主上的财产,却还是没忍住抽出了挂在腰间的大太刀指向了屏幕上的黑体字。

“吾之余刃…………….”

“我回来啦。”

这个时候门被哗的一下推了开来。

“呜啊?!……………..”

看见眼前摆出了战斗姿势,一只手拿着黑色T恤一只手握着大太刀的石切丸,站在门框边的审神者吓的差点变成一床棉被。

听到动静后石切丸总算是放下了刀,面色阴沉的看着一脸失策的审神者。

少女低下头小跑到电脑旁边准备关掉logter的网页,却在看到了一条推送消息之后又开心的跳了起来。

“nikkani老师给我的文点喜欢啦!!!!!!!!!”

 


“好的主上,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石切丸二话不说抬手合上了电脑。

少女只得在巨大的压迫力下低头跪在大太刀前面,不禁缩起了身子。

“是……my father……”

 


石切丸在与审神者少女畅谈人生的次日,便在logter上注册了一个账号。

然后,他在某个双字tag的活跃用户里找到了主上崇拜着的nikkani老师。

“啊,石切丸你竟然开始用手机了,听从了我的建议吗去搜tag了吗?”

笑面青江从一旁走了过来准备嘲笑两句,却被石切丸一把拉住了手腕。

 

“nikkani老师……我们需要谈谈。”

 

 

 

对不起各位看到这边的同志们,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了!!!!我的思维好乱!!!

我保证 我保证 我保证 我这个月会…会补炖一块肉的….【啧啧乱立flag

logter是什么?其实就是我手癌把f打成g了

评论 ( 7 )
热度 ( 87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天台少女綾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微笑小江江☆Nikanikani('ω'*)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