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一)

现paro 石青主cp

深夜日料店老板石切丸(33)x高中老师青江(24)

注意注意注意 这个是来搞笑的自我满足产物 非常的画风奇怪请注意

这个人非常喜欢吃东西时候的papa 觉得那个场景就能当饭吃 奈何不会画画就开始写了

大概青江闺蜜组出境率会挺高的 这次就来了歌仙大佬和二姐

隐藏浦乱有

ooc ooc ooc

注意这是搞笑美食番 日常的要死 能接受的话让我们一起来萌食切丸

不负责人的恋人解说有 简直就是强行恋人

 

今天的菜谱是拉面和鳗鱼饭♪

 

 

“现在是2:00am---2:00am----”

放在办公桌上的金属闹钟在原本寂静的空气之中有些突兀的响了起来,发出了机械气息十足的女声报时。

 桌前的男人丢下了手中那支快要没墨的红色圆珠笔,如释重负般的用力抬手伸了一个大懒腰,用手背胡乱的抹了抹方才眼角沁出的泪珠。

将剩下的一小沓卷子塞进了公文包里扣好,他顺手关掉还在运作中的冷空调和日光灯。

因为过度阅读而有些酸涩的眼睛被突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幕吸引了过去,上面的一小行字让他疲惫到差点死掉的心灵又恢复了过来。

“下班了吗⊙w⊙?我已经准备好啦♪”

“在搞什么啊,像个jk一样。”

 他微笑着捏了捏太阳穴,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回复了句十分简单的“马上来。”摁下锁屏键后就将手机扔回到公文包里头,快步走出了已经是漆黑一片的教学楼。


笑面青江,24岁,高中英文教师,现在刚刚下班。现在正值各大高校期末考试结束之际,因此他被自己的友人兼这所学校的处主任拜托,更贴切来说是勒令留校批改英语考试卷。

“我要呆在家里看管好我家弟弟啊,否则他估计就得一溜烟跑出去和隔壁班班头的宝贝小公主...抱歉,小王子约会去了。”

那个家伙竟然还用这种不靠谱的理由来开脱,他还行不行了。

 青江夹着公文包,加快了脚步穿过了市区繁华阑珊的马路。虽说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道路两旁还是有乱七八糟的店门敞开着,几个穿着奇怪夸张的服务生正吆喝着让行人进去坐坐,门缝中还透出了丝丝冷气带来的诱惑。

青江不去看这些奇怪的店面,只是自顾自的绕到了不远处的一座街区里。这个街区的房子普遍比较低矮,还有几只乌鸦站在电线杆子上偶尔鸣叫着,只有零零星星的灯光从几扇玻璃窗上投射到了外面,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青江瞥了一眼倚在门口藤椅上正在安心打着盹的保安老爷子,熟门熟路的窜进了街区内径直走向了身旁的一抹橙黄色的暖光之中,掀开了搭在门框上那两瓣若草色的布帘子。

一股湿暖的白色水汽马上覆盖到了他的脸上,青江皱起了眉抬手左右来回扇了两下,透过薄薄的一层烟看到了个站在炉火台旁边正在大力扇着团扇的人。  

“青江,你来了啊。”

那个人眯眼笑了起来,抬手擦了擦差点就要滴在火上的汗水随后对青江挥了挥手。

“加班辛苦了。”

“是啊---下次让该死的蜂须贺先生请客好了。”

 青江十分夸张的耸了耸肩膀,一屁股坐在了炉子前面的椅子上,伸开双手好让自己的上半身趴在了大理石制的桌子上面。然而大理石已经被火熏热了,本想着能凉快一下的青江被烫的马上坐正了身子扁了扁嘴。

“你就不能再这里装个空调吗!”

“哦呀....?但我不觉得热啊?”

“好好-----”

青江懒得讲话了索性就闭上了嘴巴,双手撑起头盯着炉火边人缓慢移动的背影开始思考起今天的谜之宵夜到底会是什么。

 

 青江第一次来这家店的时候他还是个大一的新生。

“歌仙大人啊,我问你一下怎么能半夜从学校溜出去啊?”

宿舍里,青江抓着杆子把半个身子伸到了自己的下铺旁边企图用长长的青色马尾甩到正坐在里面看书的青年的脸上。

“你要跑出去干嘛?”

下铺的歌仙兼定头也不抬一下,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青江甩过来的头发,猛地一扯让他差点脑袋落地从上铺摔下来。

“痛痛痛....!当然是去夜游啊?better city better life!”

“青江,你真的是一点也不风雅。”

歌仙闭上眼睛吐了口气,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还挂在上铺杆子上的人。

“好啦好啦---我只是肚子饿了而已。”

青江揉了揉马尾发根处,从一旁的梯子上爬了下来准备跳到歌仙的床上去。

“那你就用这副身手翻个墙好了,反正你大半夜出去肯定没什么人能看着你。”

 歌仙拿着书抬脚一踹,把青江从自己的床前完美的踢了出去。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感觉你在说隔壁宿舍的kurikara同学。”  

青江揉了揉腰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马尾,披上了挂在衣柜里的白色浴衣。

”你这是要扮鬼么...?还是什么美少女cosplay?”

“你就等我回来好了,要吃什么和我发短信。”

他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大把硬币,正大光明的走出了门。

 等走到了大门口,青江才发现自己貌似想太多了。

非常不敬业的保安大叔早就在执勤室的二手沙发上睡的像头死猪一样,连门锁都没上好。

这样的保安大叔,请务必给我来十个好不好。

他一边暗喜的想着一边推开了学校的铁门,加快了脚步跑了出去,oh city night i am coming!

要知道吃饱晚饭这点对于青江这种熬夜成性的人来说是非常基本的一点生存要素,然而他们学校食堂的菜实在是难以恭维,青江在吃过一个莺牌特制饭团之后就被吓了个半死。

 “我保证,这个饭团马吃了都得吐出来。”

他信誓旦旦的和大包平老师说道。

吃不饱晚饭那么就代表凌晨时分青江要饿死了,造成的后果就是现在有个单肩披着白色浴衣的人在大半夜的马路上乱逛。

他边思索着想要吃写什么边晃悠着,口袋里的硬币哐当哐当的来回撞着发出了很吵的声音。

在他还没有决定的时候,一旁黑漆漆的街区里的飘出来的白烟就把他的脚步死死地定住了。

白烟中混杂着一股豚骨拉面的味道,但感觉又有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夹在之中。

尽管还没确定是民宅还是餐馆,青江还是没忍住往那边挪过去,当他看到了气味的起始处上方挂着一块写着“食堂”的牌匾以后,青江便毫不犹豫的拉开门帘走了进去。

虽说这个地方的名字非常的普通就是了。

 “啊,欢迎光临。”

店面不大,只有几张桌子,最引人瞩目的却是墙头旁一把立在刀架上的大太刀。

灶台处站着一个比青江高大不少,留着棕茶色头发的男子,他看见青江后毫不掩饰的愣了一下但马上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顺手指了指一旁的位子示意青江坐下来。

 哎哟妈呀,大半夜的那件白色浴衣真的是吓死爹了。

 青江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披着那件原本想用来唬弄保安的白装束,有些尴尬的将它卸下来放在了一旁的座位上。

 “已经好久没来客人了呢,”那个男子一边笑着一边往不断飘出香味的锅子里撒了几勺鲜酱油,“吃不吃拉面?”

 “吃的....等等这碗拉面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做了吧?!”

 “本来是想给自己吃的。”

 男子说着已经拿起了木制的漏勺把透着小麦色的半透明面条盛到了一旁的碗里头,又换了个不镂空的木勺舀了几勺酱油色的汤淋了上去。

青江在一旁看得入迷,不过也不是单单看着面。

几块豚肉和多油的炒蔬菜也被一道盖了上去,最后还不忘在浇头的最上面打了一个半熟的温泉蛋,让金黄色的粘稠蛋液顺着浇头渗进了酱油汤和面条中。

“请用吧。”

店主眯起了他藤紫色的双眸,递给了青江一双筷子。

当青江用他人生中最快的速度吃完那碗拉面的时候,他心中唯一想着的事情就是,他一辈子都要呆在这里了。

 

店名就是食堂没错,店主的名字是石切丸,大阪人。

青江在这之后也没有违背自己原本的心意,在之后的每日都来到店里吃宵夜,他也总归是吃了几张批评单(那样的保安不可能有十个的哦),但他也只是不在意的对歌仙说道,比起去石切丸的店里,这些破纸不算些什么。

两个人也是马上混熟了,饭钱到最后都免了。在青江毕业要踏入社会的那天他喝醉了酒,然后就接着这股劲告了个白,两个人也就变成了恋人关系。歌仙本来偶尔也会陪着青江去店里,但是后来他以不想被你闪瞎为理由减少了去那边的次数。

总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青江盯着石切丸的背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心想着和这个人的相遇真的是莫名其妙。

“青江,能驱逐夏乏的宵夜做好了哟。”

石切丸没有给青江更多回忆过去的时间,抱着两个红色雕花的方盒走了过来。

“是蒲烧鳗鱼盒饭。”

青江嗅了嗅空气中焦香的味道,从石切丸手上接过了沉甸甸的盒子打了开来。

被炭火烤好了的鳗鱼被切成条块状满满的平铺在了颗粒饱满的米饭上面,表面还被撒上了花椒粒和芝麻海苔,可以看得见石切丸方才已经在鳗鱼上刷了好几层酱汁了,浓稠的酱色液体渗透到了米饭里看上去超级诱人。

“那我先吃了哦。”

坐在对面满头大汗的石切丸端起了盒子开始用筷子将鳗鱼切开,配上一大口浸在酱汁里的米饭毫不拖泥带水的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咀嚼了起来。

已经满脸汗水的脸马上鼓了起来,因为被撑开而显得脸颊有些发红,石切丸闭上眼睛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夹起了第二口往嘴里塞,又因为不小心吃到了一颗花椒而用力的咳嗽了起来。

“石切丸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哟。”

青江想到了一位友人的台词,笑吟吟的起身拍了拍石切丸不断起伏的肩膀。

“咳..唔…”

看来花椒对石切丸的伤害还是不小的,他急忙擦了擦眼泪,喝了一大口作为辅料的味增汤。

“青江你也快吃吧,冷掉就不好吃了..”石切丸又急急忙忙的夹起了下一块鳗鱼往嘴里塞了进去,一边嚼一边递给青江一双筷子。

不对不对,看你吃饭的样子我就能饱了好吗。

“那我也开动了。”

青江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把花椒拨到了一旁,切了一小块鳗鱼配上饭塞入了口中。鱼肉被炙烤的恰到好处,只有表皮有些许焦脆,之下的鱼肉绵软又有着富含着油脂的口感立马可以在口内化开来,因为反复的涂刷酱汁也渗透的十分透彻,还有一股淡淡的碳烤味,特制的酱汁也十分下饭。


当青江放下筷子的时候,石切丸面前的盒子已经堆了三个。

不得不说他做菜是很慢,一小时三个黄瓜卷那么慢,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却快的无人能比,真是神秘极了。

“不过果然吃鳗鱼可以恢复精力呢。”

 

石切丸十分满足的擦了擦嘴角残余的酱汁,笑眯眯的看着渐渐开始恢复血色的青江。

“是啊---我觉得我又有勇气去看那群小鬼的卷子。”

他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拿起了公文包抽出了里面的卷子和眼镜。

“还在改作文啊,真辛苦呢。”

石切丸一边收拾着四个饭盒,瞟了眼青江手上的东西。

“题目是a person I respect,你会怎么写?”

“鳗鱼之神。”

 “那不是person,而且没有那种东西。”

青江一边带上了眼镜一边扫了一眼手上的几分卷子。

 “I love respect okita-kunso much…..”

 “kane-san is the most respectful person in thisworld….”

 

“…………….石切丸,还有鳗鱼饭么….”

 青江san值持续降低中。

“唔….啊?”

一抬头就看见了正在大口解决剩余鳗鱼的石切丸。

青江san值 归零。


好啦第一篇就这么仓促 我写的好短,我现在的唯一感想就是 我想去吃泡面 和 鳗鱼饭

评论 ( 18 )
热度 ( 74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天台少女綾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 ´¬`)看爹吃饭当饭吃系列!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二)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