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联文】【石青】VOICER vol.3

这张图是本track的概括 非常的有精髓
标题欺诈系列 bug也许会很多 有矛盾请指出!

 

灵异真的好难写啊!!我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读一遍了,有种特别强行的感觉。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Vol1

Vol2

第三轮顺序:

 


杏夜→光狼太太→漠漠(我)→穆拉→硅醬→郄桑or但书太太(机动)

 

Track15→杏夜酱

 

Track16→光狼太太

 

 

 

Track17

 

声优,是使用自己的声音来赋予角色生命的人。因此对于一名声优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属于自己的,

 

                                         「声音」

 

失声大概可以顺利的排上“声优最害怕的情况”第一名。

 

青江内心骂了一句坑爹啊,怎么就让他正好碰上了。

 

 

 

刺眼的白色灯光和突然变得毫无感知的喉咙让他差点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已经彻底明白了想要说话就是无用功。

 

他闭上了方才在空气中不断空张着的嘴巴,在石切丸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就猛地从床上跳了下去,摁着自己的喉咙拔下了还放在床头充着电的手机在上面飞快的打出了一行字:

 

「看来我好像是大意了呢。」

 

 

 

面前的石切丸略带些许惊愕的扫了一眼屏幕上的黑体字,接着便起身执起了青江那只还空着的手将他从床头柜拉回到了床沿边。

 

“请张嘴。”

 

石切丸微皱着眉头低头看着一脸讶异的青江,伸手轻捏住了他的下巴好让他的头稍微向上仰一些正面对着自己。

 

青江倒是觉得石切丸的手劲比平时大了些,他仰视着满脸严肃神情的恋人顺势听话的张开了嘴,但喉咙里的那声想要发出的“啊”声却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死死堵住了,卡着的感觉让他瘙痒难受的不行。

 

石切丸把头凑的离青江张开的口更近了一些,迎着白色的荧光灯仔细的观察起了他肉色的喉咙。

 

 

 

然而结果却是毫无异常。

 

并不是扁桃体发炎,也没有任何红肿的迹象。当然青江也绝对不可能连续嘶吼两天的高音,或者吃什么超辣鸡翅外加冰激凌火锅。

 

 

 

“是不是练习过头了呢…”

 

石切丸忧心忡忡的松开了捏着青江下巴的手,看着他低下脑袋带着僵笑继续在手机上换行输入了另一行小字:

 

「看来我的粉丝真的是爱我爱到黑哟。」

 

青江虽然打着这样轻松到自黑的话想显示自己依旧游刃有余,可这还是一点也遮不掉他脸上所浮现出来的焦虑神色。

 

青江自身最清楚不过了,自己现在是绝对不可能因为什么练习过度而失去声音的,既然不是这种原因那么用头发想想都能明白是什么东西在搞鬼。

 

因为他的设定可不是个普通人类啊,他周围环绕着的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

 

石切丸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盯了几秒青江手上握着的屏幕,神色渐渐从惊异转变到了无法压抑住的愤怒。青江可以看的见他原本还是温润的藤紫色双瞳正在急速的降着温,他转过身子背对着青江直勾勾的看着角落处那几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小生物。

 

自从上次从自家大阪的神社赶回这里之后,石切丸自己虽然看不见灵体但是他可以打包票的感觉到青江房间里的灵气被削弱了许多,兴许是那菱形御守的作用。

 

现在房间的角落里只有几只虚弱的幼年幽灵们团在一起悉悉索索的小声交谈着。

 

 

 

她们还真的是非常不喜欢,准确说是怨恨石切丸呢。

 

“我们喜欢青江大哥哥!青江大哥哥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小幽灵们蹲在墙头边用纯白色的振袖半遮着苍白的嘴唇,冰冷的看着正在向角落大步跨来的石切丸。

 

青江心里哼了一声急忙从床沿边站了起来冲出超到了石切丸的脚步前面拉住了那个比自己大一圈的手腕,摆了摆手冲着墙角用嘴型对满脸恨意的幽灵们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是动不了他的。」

 

 

 

 

 

“可惜啊可惜啊,我们是动不了那个讨厌的人类呀。”

 

“对呀对呀,所以我们只能动青江大哥哥了呀。”

 

两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眯起眼睛面对面笑了起来,半透明状的小身板颤抖着摇晃了起来。

 

“青江大哥哥,以后让你只能对我们讲话好不好呀?”

 

另一个留着童花头的幽灵开心的张开了双手,轻松一个踮脚飘向了满脸黑线的青江,吊上了他的脖子自顾自的玩起了荡秋千。

 

荡了两下之后她便笑嘻嘻的松开其中一只手将它移到了青江的喉结上若有若无的摁了两下。

 

被触碰到喉结的青江瞬间感到一阵刺痛,他便下意识的猛抬手把幽灵弹了开来,让这个调皮的小家伙踉踉跄跄的跌回到了地面上。青江看了一眼倒地上的幽灵又双手捂着喉咙蹲了下去,石切丸赶忙收起了方才因为过于愤怒而不自觉溢满戾气的眼神,从侧旁用力环抱住了青江的肩头。

 

“讨厌的人类,你给我离青江大哥哥远一点!”

 

跌在地上的女孩儿见石切丸抱住了青江便忍不住高声尖叫了起来,想也不想就同另外的几个孩子一起扑到了石切丸身上。

 

结果当然可以明白,灵力过于弱小的她们被一下子弹飞了出去,原本纯白冰冷的和服上多出了一块块不均匀的焦糊色。

 

看上去就宛如是被凭空冒出的雷电击中了一般。

 

 

 

“青江。”

 

石切丸压低了声线在青江的耳边说道,让被紧紧抱住的人浑身抖了起来。

 

青江别过头来,汗水已经把刘海和脸颊全都浸的湿透了,他对石切丸张了张口想问他在干什么。

 

“大概我就这样抱着,她们就碰不到你了。”

 

 

 

…..还真是单纯啊。

 

青江瞥了一眼被弹在阳台门边上那几只安静下来的幽灵,笑着将原本捂着喉咙的双手搭在了石切丸的胸口将自己的头靠了上去躺了一会儿,停留了几秒后又突然的将那只环抱着他的大企鹅推了开来。

 

 

 

哈….?

 

石切丸有些不解的在原地站了起来,追上了正径直往床铺方向走着的青江。

 

看得出来青江现在真的不爽极了,难得的两人时间不是被人类邻居打断就是被非人类邻居打扰。他一把抓起刚才被留在床上的手机,不耐烦的划了好几次锁屏键才把手机解锁。

 

「我就这样一直被你抱着那就能说出话了吗。」

 

他难得露出了一副气急的表情,唰的一下将屏幕摆在了一脸这是什么情况的石切丸眼前。

 

“可这次的灵好像不是很简单。”

 

石切丸扫完这行字之后把青江的手放了下去,皱起眉头对他用力的左右摆了摆头。

 

虽说石切丸看不见青江的房间里现在到底有什么东西,但他能隐约感知到有几股不同的阴气正渐渐的开始融合在了一起。

 

他记得三日月也同他提到过,青江身边有的灵体非常的难缠。今天碰见的的好像就是这个样子的灵体。

 

 

 

青江倒是完全没搞懂石切丸在说些什么,再次扫了一圈房间他只是看见了几只弱小,况且已经被石切丸自身灵力弄伤的幽灵小姑娘们。

 

明明徒手就能解决了啊?明明解决了就能恢复了好吗?

 

青江打开通讯录找到了歌仙兼定后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大概是说关于请假和自己现在遇到了麻烦之类的。

 

 

 

“总之,让我来斩了这些灵就好了。”

 

青江在打完最后一句话之后把手机在石切丸眼前晃了晃,随后就从衬衣的胸口袋里掏出了那只石切丸亲手制作的,能幻化为一把肋差的菱形御守。

 

“等等…!青江!”

 

石切丸有些着急的拦住了青江,单凭他身上现在的气息完全没法和墙角的那团混合灵气相敌。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团气息正离他们越来越近。

 

“我没有声音怎么行呢,别开玩笑了。”

 

青江甩开了石切丸的手,跑到阳台边上俯视着那几只倒在地上的幽灵对她们空口说道。

 

………..

 

三只小幽灵这时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是啊是啊,所以只要讲话给我听就好了啊。”

 

奇怪的声音突然从屋顶的角落回响了起来。

 

 

 

“青江…..!!!!”

 

石切丸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青江现在已经闭眼倒地睡了下去,而那一团气息已经飘到了青江的正跟前缓缓沉入了他的胸口。

 

 

 

 

 

青江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穿着一件冰冷的白色和服,身处于一望无尽的黑暗之中。

 

冰冷的空气钻进了他的皮肤,从体内慢慢的上升到了青江的喉咙里。

 

“啊……”

 

他先是呜咽了一声,然后就发现自己现在竟然可以讲话了。

 

“青江大哥哥…..你的声音只给我听好不好呀?”

 

突然凭空出现的六只手臂突然环绕到了青江的腰身和胸上,缥缈轻柔的女声在他的耳朵旁边回响了起来。

 

等等….好像有点不妙。

 

青江握紧了手中的御守,把头慢慢的转了过去。

 

的确是刚才那三只小幽灵没错,只不过现在的状况更加糟糕一些。

 

用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的话差不多是合体,青江身后的那只灵体就宛如一个连体婴。

 

“青江大哥哥…那个人类已经被我吃掉了哦。”

 

中间的那个童花头笑眯眯的咧开了已经变成了鲜红色的唇,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角。

 

“……你们玩过头了。”

 

青江从坚实的土地上站起了身来,用自己最为冰冷的声线对面前的合体灵说道。

 

他刚才手中持着的御守已经变成了那把金色的肋差。

 

“那么就像上次那般也将你们斩杀掉好了…!”

 

青江抽出肋差正准备砍下去,但却在看到刀身的那一刻猛然的愣住了。

 

…….

 

原本寒光凌冽的刀身,现在竟然已经变得乌黑一片。

 

青江有些慌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正步步逼近自己的,正在狂笑不止的合体灵。

 

“到底也是愚蠢的人类呐….青江大哥哥。”

 

一只手抚摸上了青江的刘海,将它撩了开来暴露出了赤红色的右瞳。

 

“留下来吧….和我们一起…..”

 

另外一只手环住了脖颈,童花头幽灵用血红额的嘴唇亲了一下青江的耳朵。

 

“哈哈哈哈….青江大哥哥只能是我们的!”

 

留着麻花辫的幽灵一把将还在思索着刀身为何会变色的青江推到了地上,用力的摁住了青江的喉咙。

 

青江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肋差正在慢慢的由黑色变成血色。

 

三张嘴巴在他的耳朵旁边不断的重复着方才的话语,放肆的狂笑着。

 

世道真是可怕,现在的幽灵也是不能小瞧啊。

 

青江这时候倒开始微笑了,后悔起了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呆在石切丸的怀里。喉咙又开始剧烈的刺痛了起来,胸口的灵体也让他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

 

难道就要呆在这边了吗,他一边想着一边闭上了毫无遮盖的双眼。

 

 

 

“青江!青江!”

 

不知道闭了多久的眼,青江第一次听见了除去灵体那鬼畜的笑声之外的声音。让他还一瞬间还很开心的以为是石切丸来叫他起床了。

 

不过怎么想一个普通人类也不会进到灵体设下的结界内来吧,青江皱着眉反驳起了自己。

 

大概是什么折磨人的方式吧。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时候鬼畜笑声现在却恰好停了下来,开始变成愤怒的尖叫。

 

青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合体灵已经离开了,他赶忙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只有黑色和白色的空间。

 

啊,那的确是石切丸。

 

“可恶的人类!恶心的人类!你给我滚出去!”

 

灵体正在因为暴怒而慢慢的肿胀起来,变成了透着血红色的肿块。

 

“吾之刀刃,岩亦可断!”

 

在一阵绿风之中青江这才看清了石切丸现在的身姿。

 

宽松随意的睡衣已经被换成了正统的狩衣,那人单手持着一把锐利的大太刀向合体灵一发斩了过去。

 

灵的肢体被砍去去了,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沙泥。

 

三个脑袋一同尖叫着朝石切丸扑了过去,青江刚要张口大喊石切丸的名字他就已经双手握住了刀柄,自上到下将剩余所有的残留物都劈了个干净。

 

“你这个天杀的…!”

 

一边斩他还一边用他最凶狠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内大声吼了出来,雷电的声音也伴随着吼叫响了起来。

 

…….

 

女人的刺耳尖叫声消失了,一旁的黑色空间也随即瓦解了下来。石切丸将大太刀抖了两下塞回了刀鞘里,摇摇晃晃的一边喊着青江的名字一边朝他跑了过去。

 

“石切丸….要是你刚才那句话我录音就好了。”

 

青江大笑了起来,因为失去力气而全身倒在了石切丸的怀里。

 

这次就让我乖乖的躺在这只企鹅的胸口上好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黎明的几丝光线洒落到了自己的眼睛上面。

 

“唔…..”

 

摁了摁喉咙,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好如初的回来了。

 

“青江,早上好。”

 

比任何时候听上去都更为温和的声音突然从青江的头顶上传了过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安稳的被枕在石切丸的胸膛上。

 

“青江!!!”

 

床头突然传出了另外一个激动的声音,一抬头发现是头发难得没有仔细整理过的歌仙兼定。

 

“你总算醒了…”

 

他急忙走到了青江的身旁蹲了下来,一脸担心的摸了摸自己友人的喉咙。

 

“你在担心我嘛…..”

 

青江笑嘻嘻的对歌仙眨了眨眼睛,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被扔一个白眼或者拳头。

 

“我刚才已经和歌仙先生讲过事情经过了,因为他好像也是知道你体质事情的人呢。”

 

石切丸把手放在了青江的脸颊上对他说道,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好让身上的恋人趟的更加舒服一些。

 

青江转过头去,看见了自己的手上躺着两个御守,一个是血色的,一个是黑色的。

 

 

 

 

 

“你们今天的班就不用上了…我已经....啊….?!!!”

 

歌仙还在自顾自的说着,没料到床上的青江突然翻了个身环上了石切丸的脖颈一口亲了上去。

 

他笑着把御守丢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说起来,昨晚有什么事情被那几个小鬼打断了不是吗…?”

 

 

 

 

 


 


 

 各位好我现在正站在天台上准备跳下去

 

其实我本来是想出了两条线,最后还是选择了灵异戏少一点的。

 

我是真的想看他们谈恋爱了!!!!

 

感觉思路有点乱,有疑问可以指出来。

 

那个御守我的设定是 杀过一次灵就会变得没有用(黑) 像消耗品一样

 

雷击的设定被加上去了,因为我在听echo【有毛关系啊

 

歌仙蜡烛

 

希望大家能读的开心,是不是会很期待下面的track呢?

 

回见!【从天台上跳下去

评论 ( 23 )
热度 ( 125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