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二)

感谢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太太的热狗小砌丸配图,我觉我我要死掉了

 现paro 石青主cp 其实没啥cp成分的

 深夜日料店老板石切丸(33)x高中老师青江(24)

 距离上一篇好像有几天时间了 我该死

 注意注意注意 这个是来搞笑的自我满足产物 非常的画风奇怪请注意

 这个人非常喜欢吃东西时候的papa 觉得那个场景就能当饭吃 奈何不会画画就开始写了

浦乱有

ooc ooc ooc 重要说三遍

 注意这是搞笑美食番 日常的要死 能接受的话让我们一起来萌食切丸

本篇没什么特别多的吃饭成分,好像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多。 

作者逻辑不清请注意!!逻辑!!不清!! 


今天的菜谱是热狗哟


“全员都听好了-----”

 青江斜身单手撑在了讲台的边缘,将手里拿着的一大沓试卷左右扇了扇企图用此来获取学生们的注意力。

 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一个礼拜了,所以今天学生们只是过来领成绩单的,俗称返校日。今天一结束之后,青江和他们的假期才会真正来临了。

 所以他怎么样也想赶快把试卷发下去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好好享受美好生活。前几天的连续作业已经让他san值归负了。

 然而青江的举动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用处,没有人期待着自己的成绩单,也没有人抬头看他。底下的小鬼们大多数都在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说到底也是群小孩子,这帮子人无一例外的都在愉快的讨论着这个假期要去哪里玩。不过也有的十分脱俗的拿出了本小说安静的读了起来,看上去高冷的不行。

 就比如说某个橘发少年正在和旁边的某个金发少年(?)热烈的讨论是两人是去北海道还是去冲绳,又比如说坐在最后一排的四个同学正在规划着他们的第427次京都之旅。没看错,就是这么多次。

没记错的话,这四个家伙还在学校里组织了一个叫做新选组同好会的东西,顾问还是体育老师长曾弥虎徹。

“今年的总司祭…..”

“壬生寺和八木邨也要去哦!”

“别忘了还要约上长曾弥老师….”

 其中的两个人还突然毫无征兆的哽咽了起来,另外两个习以为常的递上了三包青苹果味的tempo纸巾。

“喂喂…..你们呐….”

青江摆出了一副饶了我吧的表情,摆正了原本斜靠在讲台上的身体,拿着卷子就从讲台径直走了下去,踱到了满脸红光的橘发少年桌旁抬手就是一记卷子盖顶,把花季少年从臆想的美好世界中无情的扯了出来。

“浦岛君啊,一年级的一期老师刚才托我传达你,说是放学以后请你去他那边喝口茶。”

被唤作浦岛的少年的脸色一下子就从绯红色唰的一下变成了青绿色,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突然有些不太行。一旁的金发小少年见状急忙伸出五指轻柔的握住了浦岛那只正在迅速变得僵硬不堪的手腕。

“浦岛君没关系哟!我会陪你一起去的。”金发少年有些不满的瞥了一眼青江那个满含笑意的面孔,转过头去关切的在浦岛的耳边轻声说道,倒也让他的脸色稍微恢复了几点。

“对了乱君,蜂须贺主任也让你放学去喝茶了,请注意不要迟到哦。”

 青江像邓布利多一样摇着头把卷子横在了两个人中间,抖出了两张满布了红色批示的试卷递给了他俩后就摆着手走回了讲台双手一撑,游刃有余的扫了一圈教室。

 

热恋中的人成绩是会下降的,这个定理再一次被得到了证实。

看着用身体紧紧压住试卷,脸色渐渐变得惨淡起来的浦岛同学和乱同学,教室里总算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抽泣的两个也不抽了,讨论的也默默闭上了嘴巴,看书的都合起了书本塞到了桌肚里,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的青江老师。

见自己的行动凑效了之后青江仰起脑洞得意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身顺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串字:

Father efforts should be made

发现自己写错后他不慌不忙擦掉了father,改成了further。

“咳咳…好了诸君,这就是我想对你们说的话,你们拿完卷子就可以散了。”

被白色粉尘呛到了的青江拍着双手咳了两声,把手中的白色试卷像扇子一般平摊在了讲台上。

“那么祝你们能度过一个绝,顶,赞的暑假。”他对着学生们笑着眨了两下眼,边盘算着今日的夜晚活动边拉开了教室的移门,晃着青色马尾走了出去。总算是解放了,他觉得现在愉快的都差点要开始唱歌了。

愉快的理由倒是很简单易懂:因为放假了,所以明天不用上班了,因为明天不用上班了,所以晚上做那种久违的,令自己精疲力竭的事情都没关系了。

啊,人生真是美好啊。

 

“嗯….?…这不是青江吗..?”

本想着赶快回办公室整理点东西的青江正准备上楼梯就被谁拦着了。本来还有些疑惑的青江抬头看见一抹樱色以后就知道是谁来了。

他昔日的大学同学,宗三左文字是也。

 宗三是居于他对面宿舍的,同蜂须贺合住。因为其长相极其阴柔,在女性遍布的师范大学可是有着不少粉(mi)丝(mei)的。原本意向也是随其兄江雪左文字成为一名国文老师,结果到最后竟然阴阳差错的去开了一家美发店,不过生意还不错。青江同他也算是好基友了,几个人在周末也经常一起出去喝下午茶交流一下人生,也偶尔会去石切丸的食堂吃点东西(看看他们秀恩爱)

“哦…原来是宗三啊,来接小夜君的吗?”

青江打住了正在加急中的步伐朝宗三挥了挥手,半掌撑着墙面为他指了指教室的位置。

小夜左文字,本校高二学生,宗三的弟弟,也是青江带着的学生,顺便一提他是属于刚才青江讲话时看书的type。

“多谢….那么我就先失陪了,隔些日子我们再聚一聚吧…”宗三顺着青江手指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朝着教室门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等青江到了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的教室差不多已经走光了,只剩下正在笔记本上飞快登记着分数满脸要即将暴走的蜂须贺老师;以及双手托着下巴,正在旋转椅上等待着什么人的一期一振老师。

总感觉这边过一会儿要发生什么奇怪的争吵了,还是快点跑掉比较好。青江向他们随便打了个招呼就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所有的东西一件件的塞到了自己的公文包里,在塞进一只不知道谁送的马粪形状巧克力之后包就扣不上了,他有些无奈的将那块巧克力塞给了坐在一旁满脸平静气息的一期一振。

他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时钟上现在显示的是12点整,青江看了一眼楼下,学生们差不多都开始结伴陆续离开学校各回各家了。

总之自己先去学校楼下的便利店买点午饭垫垫肚子吧,这个办公室的空气现在真的是超级不妙啊。

“那么我就先走了,两位辛苦了。”

蜂须贺头也不抬的嗯了声,一期一振紧紧盯着门框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青江的问候。

青江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把旋转椅塞到了桌子底下,将公文包夹在了腋下加快脚步走出了办公室,关门前还朝里面的人挥了挥手。

结果他出门一回头就看见楼梯上满脸忧愁的浦岛和乱走了过来,青江有些好笑的抬手拍了拍两人的背,意将他们推进了办公室。

“good luck.”

他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低声在两个年轻人的脑袋中间给他们好心的加了个祝福。

然而这好像不会有什么用呢。真的是好老师啊,青江君。

 

“一共500円,谢谢惠顾!”

营业员小姐摆着职业性的微笑将一条刚刚被加热完毕的巨型热狗裹上了一层棕色的吸油纸递给了青江。

学校里的小卖部东西一直都很丰富,虽然远远比不上石切丸做的菜,但姑且也能当做小食下肚垫垫饥。青江的日常差不多都是靠这边的便当或者面包填充的。

热度透着薄薄的纸传到了青江的手掌心,他忙撕开包装吹了几口气。

 “哦呀…!青江,原来你在这里啊。”

 青江刚准备开口咬下热狗内戳出来的香肠的时候,就被一位穿着和装手里还提着个用若草色麻布包裹着个饭盒的男子拦了下来。

 

“石切丸……?”

 青江在半空举着热狗呆楞的看了对面的人几秒钟,石切丸见青江还没回过神来便走一步上前把提着的便当小心地挂在了他的手上。

“工作辛苦了,青江老师。”

石切丸虚虚的环上了青江的腰,在他耳边含笑着低语。

 “……啊呀,你还真是出人意料呢。”

 青江被搞的浑身发痒,带着些不甘心的将下巴搁在了石切丸的肩膀上。透过布料能闻到十分好闻的味道,那是石切丸店铺里燃烧着的香火味。

奈何天气太热,两个人马上就松开了。石切丸这才皱起眉头看着青江手中拿着的热狗。

像是发现了什么新物种一样。

 

“青江,这是什么?”

“热狗啊?”

“哦呀…………这个是狗做的吗…?!”

“……………”

 “你没吃过热狗吗?”

 石切丸歪着脑袋用力摇了摇头,仍然带些许讶异的看着他所谓的狗肉。

 青江看见这副表情便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怎么可以有人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啊…?

 他还顾不上弯腰大笑就冲着石切丸摆了摆手,告诉了他这只是普通的猪肉后就把这根还没被咬过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心上。

 “换个地方去吃饭。”

 青江拉起了石切丸的手臂,带着他走到了平常自己学生们爱结伴享用午餐的草坪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熟门熟路的解开了那块绿色的便当布。

 

一旁面色有些莫名其妙紧张的石切丸却还是双手举着个热狗,好奇的盯着里面的热狗肠和酸黄瓜,迟迟没有下口。

等等他到底在犹豫些什么啦…?果然还是在意那个dog吧……青江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他一把拿过了那只还在传递着热量的热狗,用力的把它塞到了石切丸略微张开的口中。

“你…倒是吃呀…”

“唔…?!”嘴巴被塞的鼓鼓的石切丸眼睛在片刻突然亮了一下,他马上抬起双手握住了热狗面包的两边,瞪着眼睛一边高速咀嚼着口中的东西一边把剩余的部分往嘴里过渡。

这根热狗比一般的都要大许多,外皮已经被便利店的烤箱弄的有些微硬,却还是能尝到面包特有的甜味,热狗肠上留下了的油水也浸透在了里头。肠也被烤的外焦里嫩,上面淋上了便利店特质的烧烤酱和番茄沙司,肠和面包的中间还嵌着两片薄薄的酸黄瓜,让整体的味道变的稍微爽口了一点。

石切丸被酸黄瓜弄的差点流出眼泪水,但还是坚持着将一整根热狗丝毫不断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青江整个人都惊呆了,他能感觉到石切丸现在浑身上下都飘散着一股:天哪这个好好吃啊?!的气息。

也难怪石切丸会这个样子,从小就是在神社长大的所以吃的都是神社里的东西,西洋快餐什么从来都没有怎么接触过。大概吃什么都会觉得香的要命吧。

石切丸瞪大的眼睛现在终于慢慢放松了下来,他怔怔的看了看手中残留的吸油纸,又回头看了看一脸震惊的青江。

“这个…叫做热狗的食物,非常的美味呢。”

石切丸歪着脑袋挠了挠脸颊。

青江感觉到有无形的花瓣飘出来了。

然后他也觉得自己今天不用吃饭了。

 

“不过这根热狗可真是大呀,吃完了以后就能差不多饱了呢。”

 石切丸拿着包装纸熟练的叠了一只猫脸出来,放在了青江的便当盒子上。

“所以你得还我一根更大的热狗哦。”

青江拿起了猫脸在自己的眼睛上比了比,然后黠笑着扫了一眼石切丸的袴。


“那么我回去试着做做看好了。”

石切丸摸了摸下巴,认真地回过头对青江说道。

 

天哪我在写什么东西?!?!

感谢阅读!大家就想象一下爹吃热狗时那幅瞪大眼睛的表情吧!太可爱了!!(跑走)

评论 ( 14 )
热度 ( 65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