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三)

诸君,我在石青日快要结尾之际发了这篇,打着石青tag来欺诈各位感情的吃饭文。

现paro 石青主cp 其实没啥cp成分的

 深夜日料店老板石切丸(33)x高中老师青江(24)

 注意注意注意 这个是来搞笑的自我满足产物 非常的画风奇怪请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说三遍

完了好像连吃饭都变成欺诈了!!!

我更新的很慢,非常抱歉。

本篇歌仙大佬心很累,还有闺蜜组片场

这篇大概是来黑机动的...



这里就连一丝空气都没有在流动,寂静的仿佛像是处在另一个时空中一般。

他就只身一人矗立在这片常磐色的竹林里,半屈着单膝将手中的刀抵在了自身的头顶上。被暴露在刘海丝之外的金色眼眸绕着密盛的竹杆快速扫了一圈,眸子里那细长的黑色瞳孔马上就猛然地缩放了一下。

看样子十有八九是索敌成功了。

啊啊…找到了,敌人就是它没错…他十分愉快的勾起嘴角闭上了眼。

一阵凌厉的列风突然毫无征兆地刮了过去,将原本静止着的空气一瞬间划的支离破碎,也让他那头与竹林颜色无异的长发在空中顺着风向飘散了起来;这阵风连带着几瓣已是被切碎的翠竹叶自空中飘落在了他的头顶和身周。

“它”应声倒地,他睁开金的眼睛,闪着寒光的无铭刀身流畅的被收回了剑鞘内。
单手环抱起了已经横躺在自己面前的“敌人”,他随便顺了顺被那阵风吹乱的刘海,朝正自竹林远处走来的男人挥了挥手。
“青江,真是劳烦你了啊。”
男人接过了青江手中环抱着的东西
笑道:



“这还真是一根好竹子啊。”
好竹子啊
竹子啊
子啊
啊。



时间切换回两天前的午后四时。
东京市内某家人满为患的咖啡厅里正坐着四名男子。顺便一提这群人周围的桌子旁坐着的全部都是清一色正在比着v字自拍的jk们。放假了之后不管是不是周末市区内到处人都特别多;而且人群的分布可以精确地分布为:放假了的学生,放假了的老师和天天都在放假的潇洒系文艺作家。
放假了的青江老师趴在一小盆芝士蛋糕的前面正单手揉着自己的小腰,然后就被坐在旁边的歌仙兼定狠狠瞪了一眼。
“我说你别坐成这幅样子,一点也不风雅。”他边说着就往右边的墙头边挪了挪,满脸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的表情。
“还真是冷淡啊,歌仙。”青江摆出一脸受打击的样子把侧脸贴到了桌子上,拿起叉子戳了戳还在冒着冷气的芝士蛋糕,“我昨天晚上可是被累惨了。”
“用头发丝想想也猜到的是你自己做的死,快给我坐正了好好吃东西。”正端坐着拿刀叉认真切着烤培根的蜂须贺冷冷的朝对面的人哼了一声。“而且你语气听上去怎么这么开心。”
“唉…把小夜交给你教还真是有点不放心呐…..”就连方才一直安静不语的宗三也放下端在手中的玫瑰红茶皱紧了眉头,满脸深沉的瞥了一眼青江的腰。
片刻后三人都同时摇起头长叹了口气,同情的盯起了青江。
“喂喂你们几个啊….”青江笑着从桌子上撑起身子朝他们摆了摆手。其实他想说被石切丸搞成这样自己还挺开心的就是了,不过这句话一说出来他百分百会被蜂须贺痛骂说你怎么一点都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亦或者是被宗三冷冰冰的瞥一眼。
还是算了吧,青江。他觉得现在转移话题大概才是上上策。

“好了好了不提那个,说起来你们后天有什么安排吗。”
青江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这才想起今天约损友们出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他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摁开了短信按钮划了几下,把屏幕翻转了一下放到了桌子的中央。其他三个人便各放下手中的叉子凑上身前去看了看:
“后天晚上准备在院子里做流水素面,可以带上歌仙君他们一起去哦O(∩_∩)O”
发信人,石切丸。
……..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歌仙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意味深长的把目光投放在了那个代表微笑的符号上面。“不过,为什么他还在用颜文字啊。”
“简直就像个jk一样…”蜂须贺在一旁附加到,说罢了还特地扫了一圈店内多到扑出来的小姑娘们。
“不过我要呆在家里看着浦岛,一期那天曾经用很正直的目光要求了我。”
蜂须贺耸了耸肩道。
“让你家长曾弥大哥看着不就好了….”
话音刚落就传出了叉子碎裂的声音。
“蜂须贺….!!冷静!冷静!我们要风雅。”
歌仙急忙抬手一把摁住了准备暴走的某人,给他滔滔不绝的灌输起了他的风雅论。
“哼….那个家伙现在和加州他们在京都。而且他那样子的人才不是大哥!!真是的他怎么不住到京都去….”
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呢,蜂须贺先生。
“好吧好吧那为了你和你宝贝弟弟的生命安全你俩还是呆家里吧…….那么宗三呢?”
“啊….因为江雪兄现在还同山伏老师在一道做佛学旅行…所以我必须得留在家中照看小夜呢..”
宗三垂下眼帘轻轻摆了摆头,“不过还请同石切丸先生说一声,十分感谢他的邀请。”
“那也麻烦你帮我说一声。”蜂须贺消了气放下断成两截的叉子,看上去有些遗憾的叹出了口气。

那么现在歌仙先生的脸色,就变得非常不好看了。
青江索性也不管了,把剩下的几个准备带给石切丸的酥皮奶油泡芙塞到了面包纸袋里,站起身来拍了拍歌仙的肩膀。
“那么就后天见咯。”
他说完后竟然还笑眯眯的给满脸黑线的歌仙眨了眨眼睛,一边挥着手一边就快步径直穿过满店的jk们走出了咖啡厅。

宗三和蜂须贺急忙摁住了歌仙头上蹦出来的十字。
“歌仙….?墨镜店出门左拐第三家就有哦。”



好了,回到现在。
穿着浴衣的石切丸十分满意的敲了敲刚刚被青江砍下来的竹子,空心的植物发出了很好听的咚咚声。做流水素面最重要的东西莫过就是这竹子了。
他一把抄起挂在腰间的大太刀,就是一直放置在食堂的那一把,把竹子一横,麻利的一刀切了下去。长竹竿这就被劈成了月牙型的两瓣躺在了地上。
“真不愧是大太刀啊…”
青江蹲下身拾起了 已经彻底被干掉的超级可怜的竹子君,还拿手指蹭了蹭被切割的十分干净利落的边缘处。为了防止被竹刺割伤他还带了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黑色手套,还挺不合掌的。
要是人被砍到估计能死三次,青江黯黯想到。
这把大太刀记得本还是石切丸老家神社里的宝贝,奈何石切丸只身前往东京家里的老人总觉得戴上这把御神刀随身放置着才能图个吉祥平安。
然后他们估计也想不到现在这把御神刀正在,
切竹子。
“青江!!”
不远处传来了十分焦急的喊声,一回头果然是歌仙在叫。
“过来帮个忙!!”
看样子他是要抱不动竹子了。
你是砍了多少根啊………
1、2、3………
原来是36根竹子啊……
“劳烦歌仙君了。”
石切丸倒是也没吐槽什么,笑着一把接过了这些竹竿又一次举起大太刀,三根三根的切了下去。
“……………”
青江觉得他有些想骂人。
“真能干啊。”
歌仙不知何时站到了青江的身旁慢悠悠道。
好了好了竹子搞定以后那就快开始玩吧。

“那竹子由我来固定就好了,两位请去厨房准备素面吧。”
歌仙习以为常的瞥了眼一旁散发着恋爱腐臭味的某两个人,心想着还是让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这里为好,免得自己碎了前两天新买的那幅墨镜。
帮大忙了。石切丸微笑着对歌仙点头示意了一下,拉起青江还带着手套的手就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No,偷吃禁止哟……?”
青江站在石切丸的背后,眯眼伸手夹走了他手上那只已经被吃掉了一半的超大西红柿,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石切丸好久过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偷吃食材被发现了,有些懊恼的看了一眼已经吃完了西红柿正在舔舐着嘴角汁液黠笑着的恋人。
好吧我们不偷吃了!做菜才是正事…

夏天的素面当然是要吃被冰镇过的,我们的大厨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一盆西红柿和坐在旁边的笑眯眯(?)青江,只好去灶台边上煮素面。
面的量很大,大到能装满两个脸盆。不过青江觉得石切丸一个人大概就能搞定了。
素面在热水里被迅速汆了汆,马上就被石切丸用筷子熟练的撩了出来,扔到了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冰水里。
青江被水溅了一脸。
“哈哈哈…抱歉抱歉…”石切丸笑看着青江像猫咪一般甩起了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起一旁的手帕给他擦了擦脑袋。
在这种时候笨拙的不行呢,石切丸。

搭配面条的汤汁是早就开始熬制了,沸水中加入了昆布和柴鱼去熬制,现在的汤汁已经呈现出了半透明的琥珀色。石切丸一直喜欢往面条里加蛋,便右手抄起两个鸡蛋往刀柄上一砸,让金黄色的蛋黄滴流进了汤汁里头。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蛋呢…..”
青江捏起了一个西红柿丢给石切丸。
“吞蛋能补身体,青江你理应也该多吃点。”
石切丸正直的说道,并且因为慢了半拍所以没有能接住青江丢过来的西红柿。
青江觉得生无可恋。
“好啦,歌仙君差不多也应该弄好了吧,”石切丸把汤汁从锅中倒入了竹子制的小筒内递给了青江,自己则扛起了两大盆素面就准备往外走。
结果走到院子的时候青江已经和歌仙站在一起等他了。
“你不是文系吗,为什么打竹架这么利索,其实你是工程系的吧。”
“哼…这叫感受四季之风雅…”
“得了吧你,快去下面。”
“感情你把我当成什么使了?友情呢笑面青江?!友情呢?!”
“被石切丸吃掉了。”

歌仙兼定只好以风雅二字告诫自己,不能把青江的头给砍下来。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他目死着接过那两大盆冷冰冰的素面。
然而石切丸已经端着一小碟蘸料站定在了半根竹子旁边一本正经的拿起了筷子,目不转睛十分认真的盯着歌仙手中的面条。

“那…那么我放了。”

歌仙感受到了一股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魄力,让他松手把素面放了下去。一小团面条顺着潺潺流水和竹竿流了过去。

面条流到了石切丸选手面前。

面条流过了石切丸选手面前。

石切丸选手伸出筷子十分用力地去夹面!

石切丸选手溅起了一串水花,啥也没夹到。

 

“哦呀哦呀…失手了么…”石切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颈,满脸可惜的看着已经被青江得意地夹了起来的素面。

“那..再来一次,石切丸先生请加油…”歌仙咳了两声,扔下了第二团素面。

Replay。

第三团。

Re-replay

青江满脸玩味的看着面露失落的石切丸。等等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歌仙如此想到。

“歌仙君,请再来一次吧。”

某个人还是不死心,打算来个re re replay。

毫无意外青江选手又一次眼疾手快的夹住了面条…不过这次却没有自己笑嘻嘻的吃掉,而是一步跨到石切丸前面啪的一下把面塞进了汤汁中浅浅的浸了浸抬高手利索的塞到了还在失落中的石切丸口中,让他的腮帮子一下子鼓了出来。

“唔….”被塞了个满档。

冰凉的素面每一根都能分的很清楚,丝毫不会有什么糊了之类的问题,冰镇过的流水让面条的口感变得十分的紧实弹性。清爽的冷素面经过汤汁的洗礼之后裹上了一层蛋液,吃上爽滑又带着些粘稠。昆布和柴鱼的味道经过长时间的熬制已经完全渗透进了汤汁里,十分的爽口,完全不会有什么食欲不振之类的事情发生。

夏日only的奢华体验。

石切丸瞪大了眼睛呲溜一下把面条塞进了嘴巴里,嚼也不嚼就让它们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差点噎着后又急急忙忙的喝了一口汤汁,下肚后露出了一副我满足了的表情。

然后飘着花瓣摆出了一副,青江,我还要的表情。

青江啊你之前就是故意的吧,歌仙的信念更加坚定了。

得逞了的青江倾了倾身子把自己凑到了石切丸的耳边,道:

“只要你看到面要流过来了…就伸出筷子哦。”

“嗯,我会试一试的。”石切丸把自己的头也转了过去在青江的脸颊旁边说道。

 

然而此刻的歌仙君只是在想,他什么时候才能体验一下这项风雅的夏日活动。

交友不慎啊,歌仙。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