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石青】中暑(穆拉生日快乐!)

我亲爱的总裁姐姐  @陷进刀男人走不出来的穆拉拉 的生贺

暑气是题目 我就很俗气写了中暑的青江江

开始了流水账便一发不可收拾

平淡日常剧情 cp感不明显 最近打tag都是欺诈

写的比较无聊真的很抱歉(哭起来)

 

这个文月已经是即将要结束了。

早已告别了梅雨季节的湿,空气中现在充斥着浮动的暑气。

青江觉得,自己是把怕热的刀。

 

这是这座本丸所迎来的第一个夏天。

其实审神者昨天晚上的时候还讲过,这边的夏天并不是特别的炎热。至少对于在钢筋水泥城市之中成长起来的她来说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现世今天有40℃哦!”她拿着那部被称之为手机的工具夸张的对众人比划到,“这里只有37.6℃呢!”

然而笑面青江却全然没有这么觉得。毕竟这是他以付丧神的姿态所经历的第一个夏天。

而且以他脑内的数字概念来说,40和37.6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

之前的岁月之中他的刀身并不会感受到夏季特有的燥热。直到现在他才能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热到断刀。

青江抖着自己披挂着的白装束和厚重的制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连本丸里的短刀们都抱怨着衣服太厚太吸热,更不要提某些平安时代狩衣装扮的老年人们了。

蜂须贺虎徹已经是快要昏过去了,听药研说是因为金属能够吸收热量。歌仙兼定也难得痛快地脱下了那件绣着牡丹的风雅披风,一边拿着折扇一边有些焦躁的拭去了汗水。

这个世界,是地狱。本丸唯一的制冷机一如既往的哀叹着。

装备的痛苦,是你这个穿着T恤短裤的审神者是绝对不能理解的。

其实实在看不下去了的审神者连带着好几个友人们都曾一道同政府写邮件抱怨过为什么不给刀剑男士们派发新的夏日限定装备,可惜等了大半个月却仍未得到政府的半字答复,最后气的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藏起来的纯白色海军服往不知道什么地方跑。


现在出阵也似乎完全没有了效率,不管让哪把刀做队长都会连续带错好几趟路,还会完美的避开所有的资源点。虽然也混着有些不管热不热都会带错路的就是了。

不过好在万屋的人倒是十分的懂得何为顾客需求,便赶忙从现世进口了好几批空调和电扇,搞得现在店里天天挤得是人满为患。


作为近侍的青江前几日也同审神者一起去店里搬了台电风扇回来放置着:现在每天这个新奇的机器旁边都围满了几乎整个本丸的人,结果反而更加的热了。

穿着厚重狩衣的石切丸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挤到风扇边上去。他只是会缓慢摇晃着团扇坐在初夏新挂上的风铃下面,还挥着扇面示意让青江也一道坐过来。

青江最近话变少了,要是换做平时他肯定要对神剑大人讲几个让他云里雾里的段子,而现在他是难得没有揶揄几句就安安静静的闭上眼帘枕在了石切丸的膝盖上,蹭起了扇子风。风铃也偶尔会响那么两下子,空气中还弥漫着审神者刚点上的驱蚊香味。

沉下心…沉下心…青江调整着卧躺的姿势好让自己尽可能扇到多一点的风。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热,一睁眼发现满脸平常心我不热的石切丸发际旁也是挂满了汗珠,眼角的赤色隈取都要被沁出来的汗水弄花掉了。


结果最后还是要买空调…么。

作为近侍的青江其实之前已经同审神者进谏过好几次说要去万屋买一台空调回来放在本丸,可是,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名副其实的穷本丸,小判箱都已经要见底了。

直到这个时候审神者才会哭着自责说为什么自己前些日没有指示队伍挖到100层。

现在唯一能够攒够小判的方法就只有24小时无休止轮流远征了。审神者虽然很是不好意思但也只好安排除了第一部队的其他人前去远征。鉴于现在出阵也无法成功进入敌军的据点,审神者索性就停止了出阵任务让青江也带着二队的短刀们一道去跑远征了。

等级高也真辛苦呀,青江这么想着。


尽管他摆出了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说着“您就等着吧。”,回来的时候却直接把小判放在了审神者的身旁一句话也没说就顺着门框单膝跪了下去。

久经战场的青江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败在了炎炎夏日的手下,自己应该就是审神者所说过的怕热体质没错了。头顶心已经被骄阳晒得能够迅速煎熟一个刀装,白衬衣与皮手套都汗涔涔的黏搭在了皮肤上面。

气息逐渐变得愈发混乱。


院子内的蝉还在不停的叫着,真是烦人啊。景色突然在刺眼的白光下变得眩目扭曲了起来。明明自己是把的刀…现在却被炎热侵蚀成这幅模样吗,不该啊。

好晕…青江一边保持着僵住的微笑一边努力的撑起身子,不料最后眼前却是猛地一黑,耳朵里回响起了愈发浓重的蝉鸣。

“青江…!青江你没事….吧?”


在蝉鸣声之中他隐约听见了混杂在其中的另一个声音,世界随后便陷入了寂静之中。


 

青江之前还真的没想到,原来刀也是会得暑疾的。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眩目的白光了,回过头去的时候只看见了靠着墙双手交叉紧盯着榻榻米的药研藤四郎。

“…你醒了啊?”穿着白大褂的短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个挺身朝青江的床铺走了过来,“因为穿太多中暑了,大将让你好好休息一会儿。”

“嗯…?原来刀也会中暑啊。”

“看起来你好像很怕热,大将交代说电风扇今天就给你用了,”药研上前打开了放在青江床头的电扇并且开到了最大档,秉承着要让病人好好休息的原则推开移门准备离开,“睡个好觉,水就放在旁边。”

青江笑着答应了几句,在短刀离开后转了个身子让自己的脸对准了正在加速转动中的塑料叶片,顺便伸出右手去拿被药研放在身旁木盘内的水杯。

他嗅了嗅自己有些泛红的手腕,闻到了石切丸身上那股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的白檀味。

看样子已经是到酉时了,太阳已经没有正午他回来时的那么毒了。门外面安静的很,兴许是大多数人都被派去远征的关系。

 

凑近了让风扇把被汗水黏在一起的刘海吹起来,难得见光的赤瞳有些难受。水杯里的液体流到喉内竟然是温热的,可对于一把中暑的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药了。

原来中暑是这么难受的事情啊,青江想着又躺正了下去,把残留着白檀味的手腕盖到了自己的眼睛上来遮住白昼的余光。

夏天真是一个令人烦躁的季节,挂在门前的风铃现在都没有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只有电风扇哗啦哗啦的转个不停,声音也怪恼人的。

不知道醒来的时候,会不会有神剑大人在旁边拿着团扇扇风呢。

中暑症状稍微缓解了一些的病人如此想着,过了片刻便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

第二次被吵醒的时候天好像已经暗下去了,青江挪开了自己盖在眼睛上那只已经发麻了的右手,眯起眼往坐在旁边的发声源瞥了过去。

“….哦呀?青江,你终于醒了啊。”

之前一直在不断低声嘀咕着好像是祈祷加持词的石切丸看到床铺上的人形有动静便放下了手中还紧握着的一大把御币,略感意外的睁大了眼睛。

“我现在正在为你的健康祈祷哦。”

果然是石切丸啊,青江稍微安心了一点。

不过青江把手放来下一摸就发现了自己的状态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自己的衬衫扣子已经不知不觉的全部松了开来,外套则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了铺旁。

“脱我衣服是想做什么呢…..?”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耳朵根却稍微有点发烫。

“你是得了,名叫中暑的症状吧..?”

石切丸叹了一口气,拿起放在御币旁边的那把团扇在青江旁边挥了起来。

“没错…所以呢?”

“会很热么?”

“是哦….?”

“所以我才帮你把扣子解开了。”

……好的。

青江现在被搞的又不想讲话了,就索性趴在床铺上看着石切丸摇扇子的样子。他摇的很慢,所以并没有多少风从之中窜出来。

电风扇已经不响了,肯定是被石切丸方才关掉了。

青江,你太容易燥了。

石切丸有些无奈的想道,却没有说出来。

夏日的夜晚比起白昼是降了一截温,青江觉得自己脑内那股眩晕的感觉已经褪去了。白檀味混杂着线香的味道流进了他的鼻腔里,伴随着扇子划过空气的重复声响让他感觉胸口出奇的好受了许多。

如果夏天是这个感觉,青江倒也讨厌不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待了好久,石切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到了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过来的冷却材那边,从里面冷不丁拿出了一盆…..盆栽。

“嗯…?这难道是药研给的药么…?”

青江看见这个盆栽,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心想着本丸哪有穷到连装药的器皿也得用花盆的程度。

而且为什么要让我吃盆栽?这是什么草药的新食用方法吗?

“很吓人么?…这是方才陪着主上在万屋里从友人那里拿到的新点心哦,”石切丸双手端着这盆贴着“mudela grass Ice-cream”南蛮文标签的小苗回到了青江的铺旁边,“听说是可以消暑的补品呢。”

不过其实在万屋看到很多审神者都在吃着土一样的冰品,石切丸也很惊讶就是了。

青江这才松开眉头饶有兴致的端起了这个花盆,双手紧紧的吸着顺盆延沁出来的冰水。

“人类的食物真是很有趣…不是吗。”

石切丸又重新拿起了扇子在青江的脑袋边扇起了风,连带起了他几缕耳后的发丝。

 

青江不知道怎么回答石切丸,就只是把头凑的离扇子更近了一点,挖了一勺盆栽直接塞到嘴里。冰冷的奶油融化在了嘴巴里,有些过分的甜腻。

风铃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蝉鸣声听上去好像也不是那么的恼人了。

“还热吗…?”

石切丸的手有些累了,他便止住了手上的动作把视线移到了窗外庭院里飞舞着的萤火虫上。

“当然热啊。”

青江含着勺子靠在了石切丸的腿上,看着风铃上悬挂着的绿色纸片笑道。

 

其实青江隐隐觉得他的第一个夏天如果是伴随着白檀味的话,大概也不会很烦人吧。


和其他太太比起来好像不是很好吃 但总之还是要祝神奇穆拉生日快乐!


评论 ( 11 )
热度 ( 93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天台少女綾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中暑了,让我们来吃土吧】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