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四)

现paro 石青主cp 其实没啥cp成分的

日料店老板石切丸(33)x高中老师青江(24)

注意注意注意 这个是来搞笑的自我满足产物 非常的画风奇怪请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说三遍

不明所以到死的一章...大晚上脑子不好..各位就看看。

顺便一提我九月份头要去刷雅思 所以机动值变成了10 祝我考个八分!

还有就是这章没怎么提到吃东西 标题欺诈了


“石切丸…!求你再快一点….!”

青江咬着牙不耐烦的甩掉了顺着鬓角留下来的汗,声音听上去似乎包裹了一丝焦躁。

“嗯…哈….哈….”

石切丸略显吃力的对着青江点了点头,稍微尝试着提高了些自己的速度。

“动作再大一点…..!”

“哈…….哈…嗯….”

不断流出的液体滴落在了地面上。

 

 


“唉….减肥这种事情放在夏天还真是累人啊….”

“也真的是闲得够慌啊….”带着眼镜的男人眯起双眼靠在了一旁咖啡店内的空调下面,吸了一大口放在面前的冰美式,透着玻璃窗饶有兴致的看着

  正在…..

  …….

慢悠悠散着步,不对,理应说是在跑步的石切丸。

 

石切丸绝对不是那种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人类,而且他喜欢吃东西,还是个不挑食的人。

夏季温度高,人类体能消耗少,按理说应该是一个食欲大减的时节。许多姑娘似乎都是在这个时候瘦下来的。

但是石切丸的胃里好像不存在“夏乏”这两个字。

鳗鱼饭,上四碗。巨形热狗,来一根。流水素面,吃两盆。

“哦呀….这些食物可真好吃呀。”

他只是会瞪大了眼睛,十分惊讶的看着手中的食物对你说道。

 

石切丸吃的是开心了,到最后唯一的受害者就变成了青江。

难得放暑假了嘛,青江也是要有夜晚生活的。

“石切丸….你好重啊…!”

每个晚上青江都要被身上的人压的够呛,再加上石切丸那简直超人一般的不科学体力,几乎是要把他弄的欲仙欲死骨头散架。

让他欲仙欲死骨头散架青江是毫无怨言的,毕竟自己作的死是要自己吃下去的。只不过…他能感觉到身上人的体重现在在以直线疯狂飙升中,把他搞得有点呛。

令广大少女羡慕的是这人肉的不长脸上,全长肚子上了。

青江在事后大口粗喘着,有气无力的趴在石切丸的胸口伸出手捏起了身旁人肚子上那圈白兮兮软乎乎的小肚腩。

减肥,石切丸必须减肥。

不减肥的话很多体位以青江这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

其实他好像是这么想的。

 

 翌日。

石切丸一睁开眼就看到青江正摊开着四肢趴在自己身旁边,手里还握着一只红笔在随身携带的牛皮本子上写着些什么东西。

“早上好,青江。”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有些疑惑于为何青江还在备课。

还有些模糊不清的视线瞥到了大概是“D I E T”的四个红色粗体英文字母。

“早…”

青江把笔放了下来,昨晚太过激烈所以他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有点沙哑。他思索了一下还是把本子啪的一下摊在了石切丸和他身体之间的间隙处,好让他刚起床的恋人能看清纸上的字。

“哦呀….?”还有些惺忪的眼神染上了一丝疑惑。

“diet哟….?石切丸,今天要开始diet。”青江拿起红笔,在单词旁边打了一个大圈。

“???”

青江不知道笑的十分温和的石切丸是不是真的没听懂。

“我是让你节食减肥哦….?最近我可是累的够呛啊。”

对,他是真没听懂。

石切丸在听到累得够呛四个字之后十分认真的低头考虑了一会儿,这才领会到了青江的意思。脸瞬间变得就像被红烧过了一样。

“所以,团子食用禁止。”

青江把本子啪的一下合了起来,揉着腰就躺回到了自己的枕头上瞥了一眼脸色愈发阴沉的恋人。

团子食用禁止

食用禁止

禁止。

此时石切丸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其实青江也隐隐约约的预感到了,这个计划其实....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似乎是在为即将要被实现的预感埋伏着铺垫。

本来应该是熟睡的时间,青江却不知怎么的自己惊醒了过来。

那股潜意识里总有什么东西在暗处不断的叫嚣着,催促着他走向了那个地方。

店内的楼梯在微弱的灯光映射下被他踩得嘎吱作响,绕过了横在那个地方前的那堵墙,青江悄悄的推开了那虚掩着的木门。

果然...他站在火堆旁惊讶的望着门口,来不及藏起手里拿着的

一串团子。

“....哦呀...”

石切丸为了掩饰而眯眼笑了起来,朝青江伸出手递去了那串刚刚被火烤好的白玉团子。

 

节食,大失败。

plan b,on。

青江气鼓鼓的咬掉了石切丸刚刚贿赂给他的团子,拿出手机编辑起了短信。

“你吃吧,我们明天去净化一下身心。”

 

“....欢迎。”

宗三左文字站在门口,轻瞥了一眼正在憋笑的青江和满脸不解石切丸,知道青江什么盘算他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宗三转身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把门外的二人引进了房间里。

四面镜子,两块垫子。这里分明是个体操房吧。

石切丸觉得自己好像被青江骗了,说什么净化身心,这分明是....骨头散架吧。

“那么...就请先让我看看石切丸先生的柔韧性吧....?”

宗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石切丸的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腰上摸了两下。他人虽然看上去瘦弱的很,手劲倒是不小。

人不可貌相啊。

青江倒是后退两步一屁股跨坐在了放在角落里的健身球上,双手扒拉了起来,还抬着身子在上面一弹一弹的,像只得到了玩具的猫咪一样。

“让他做小夜的老师真是让人不放心呐......”

宗三有些不满的自语道,回头瞪了一眼正在不亦乐乎的玩着弹跳球的某成年人。

然而站在一旁的石切丸已经想和青江去谈人生了。

“宗三君...这...”

最后只好压制着自己心头的火气。

 

“瑜伽..其实是可以减肥的...”

宗三估摸着石切丸的筋骨估计挺硬的,只好给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段经文。

“石切丸先生可以先试着做一些简单的热身...比如转一下身体之类的。”

“加油哦...?”

石切丸黑着脸发现青江已经四肢趴在了那个大球的上面,正笑着对他挥起了手。

搞得像个没事人一样。

“那么我...就试一下吧。”

石切丸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只好象征性的转了转自己的身子。

“啊.....”

宗三眯起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真切的感叹,眉头都被拧在了一起。

石切丸现在简直就像一块...被折起来的超厚玉豆腐一样。

“好的...石切丸先生您请稍微等一下。”

 宗三抬手打住了还准备继续下去的人,快步走到了那个弹跳球面前把正在憋笑的青江用力拉下来凑到了他的耳朵边道

“抱歉,青江...我想也许跑步这项运动会更加合适石切丸先生去减轻体重。”

 

 

plan b 大失败。

青江这家伙其实只是想看这幅光景吧,宗三在关上门之后这么想到。

plan b不行,上plan c啊!

青江拉起了满脸侥幸的石切丸走进了街对面的咖啡馆内。

 

被带进了咖啡馆石切丸还以为青江是要赔罪给他吃点什么点心,事实却证明他确实是想太多了。

“这位是明石国行,我们这边的体育老师。”

等等这位真的是体育老师吗.....石切丸一边点头示意一边打量着明石,要说他是教化学的他倒是信。

坐在对面的眼镜男子抬起身子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趴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吸起了大份的美式咖啡。

“让我来带这位先生跑步....?不干。”

明石趴着听完了青江所道的来龙去脉,然后很干脆的拒绝了。他到底是不是体育老师啊....

人生苦短,夏天何必出门晒?不要出门,不要出门。

“咦,国行,有客人了吗?”吧台后面的门这个时候被推了开来,但是却没有看见人影。

“啊,是萤丸。”明石头也懒得回,继续拿吸管捣弄着塑料杯子里的残留液体。“青江老师来了。”

“青江老师!!!”门后面突然又窜出来了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手里的无线游戏手柄还没来得及放下就冲了过来靠在了青江的椅子旁边。“你是要去跑步吗?”

“爱染君,不要老是打游戏,”青江笑着夺过了少年手上的游戏手柄放在了桌子的中央,“还有,不是我要跑,是你师公..不..一个叔叔要减肥。”

“你们好,我是石切丸。”

一直被青江晾在了一旁的石切丸朝爱染和萤丸点了点头,心里也怀疑起了青江是怎么做老师的。

青江,还真是一个好老师呢,非常努力的在培养祖国的花朵啊。

 

“那么就不管国行了,我们和石切丸先生出去跑咯。”萤丸吃力的伸手拿了一块明石的曲奇塞到嘴里嚼了起来。

“耶嘿!!”爱染一把抓住了萤丸的手推门率先跑了出去,隔着玻璃窗朝青江和石切丸做了个鬼脸。

“小孩子还真是活力四射啊,就拜托你们了。”

某个体育老师拍了拍青江的肩,继续愉快的趴在了空调的前面。

“我会努力试试看吧。”石切丸对青江很认真的点了两下头,接着就对爱染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那么请跟着我慢慢的跑吧..!开始咯!!!”

 

说好的慢慢跑呢?

十秒钟以后,爱染拉着萤丸的身影竟然就这么消失在了夕阳之下。

“石切丸...是跑步,跑步!不是走路!”陪练青江终于忍不住了,朝身后还在慢悠悠散着步的石切丸大声的吼道。

“哈...哈...哦呀...?那么就稍微提高一点速度吧。”

走路变成了慢速竞走。

青江现在已经认定了等石切丸走回食堂的时候,爱染和萤丸绝对已经往返19圈了。

青江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才会让石切丸去减肥的。  

 

行吧,那么还是回食堂吧。

“这样下去你的负担会不会太重...”石切丸难得没有直接冲进厨房,而是满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肚腩。

青江被这么一说搞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也不知道是热红了还是怎么着。“小肚腩也很可爱哦..像是企鹅一样?。

企鹅...听上去的确是很可爱的生物呢。

 

 

等青江回过神来的时候,石切丸正在把一大包冰块塞到前几天新买的手动刨冰机里面。

石切丸摇动转杆手劲大,不一会儿冰块就全部被碾成了细小的颗粒,像个小山丘一样堆积在了之前放置好了的盘子里头。

又见石切丸打开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冰箱,掏出一盒草莓酱就往纯白色的冰粒上面浇到,玫红色的液体顺着山丘的顶部慢腾腾的往下流去,像极了火山爆发的场景。

“既然没有diet了...那就吃点刨冰庆祝一下好了?”

石切丸从篮筐里拿了个勺子就直接扒拉了一口刨冰,蘸了蘸草莓果酱就递到了青江的口中。

草莓酱的酸甜陪着碎冰的清爽混在了一起,化成了甜蜜的汁水自干燥的喉咙里流了下去。

石切丸直接用着那根勺子也舀下了一大口冰塞到了自己嘴里,结果被冰的牙都疼了,急忙拿了杯温白开漱了漱口。

不过即便是这个样子还是在不停的把刨冰吃光了啊。

是啊,diet减肥什么的在食切丸面前都可以见鬼了。

青江看着意犹未尽的恋人这么想到。


漠漠尖叫着跳下天台【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