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食切丸】民以食为天(五)

对不起各位…我是个就连一篇吃饭文都十几天不更新的罪人….请诸君把我从天台上推下去一百遍…最近在和一个叫雅思的人打架稍微有点忙

然后之后的月份我估计不会更新…我要进入修罗场了 九月中旬我才能reborn..三次元的事情真是烦人啊

自立个flag 雅思考到7.5分我就去炖块肉(没人要吃)...考到8分我就直播跳天台(反正你也考不到啦)

反正这个系列也是没什么剧情的,只是纯粹的日常系列。【就连吃饭papa的剧情也消失了呢你这个骗子

注意注意注意 这个是来搞笑的自我满足产物 非常的画风奇怪请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说三遍

ok?↓

  

夕阳透过薄纸窗散落到了灶台上面,白色的炊烟自锅盖上的小孔里不断地冒了出来,又在阳光之中转瞬消逝。

火焰不久之前就被调整到了最小的档次,轻轻的上下摇曳舔舐着锅底。

时间好像已经差不多了吧。

石切丸有些紧张的拿起了一小块棉布将锅盖柄随意的包裹了起来,满心期待的掀开了还在发烫的盖子。

湿热的蒸汽现在没有了阻碍,便一下子朝石切丸被熏成薄红色的脸上扑了过去。锅盖上的水珠顺着边沿全都啪嗒一下滴落到了锅子里面,溅起了几滴白色的稠物。

质朴无华的香气毫不掩饰的迅速在灶台周围弥漫了起来,石切丸顾不上擦去欲滴的汗水就抄起了放在一旁的木勺,放进了白色稠体里头来回搅拌了起来。米粒被半透明的粥液包裹着,几乎就要在里面融化。每一颗米之间的碰撞在木勺恰到好处的力度控制下逐渐变得温柔了起来,均匀的在小锅里化成了浓稠香口的米粥。

石切丸这才放下了木勺,用系在手腕上的若草色手巾把自鬓角留下的汗水全都吸了进去,又反手摸了摸自己已经湿透了的后背。

青江应该要醒过来了吧...?

他忙放下了手,从一旁的橱柜里面拿出一只雪白的瓷碗将锅子里的粥舀了几勺子铺砌在了里面。

奈良进口的腌菜早就被放在了小碟子里,石切丸还没脱掉围裙就端着盘子朝楼梯走了上去。

照顾病人的时间要到了呢。


不是所有人都有石切丸这么好的胃的,这句话值得所有人铭记。

摆脱了减肥计划的石切丸似乎爱上了做刨冰:这道可谓是夏季最佳冰品,做起来还丝毫不费力气。

红豆的花生的草莓的奇异果的抹茶的刀装的什么味儿的都被石切丸给刨了出来,青江也就连带着也吃了不少。

尽管大部分的刨冰都是被一脸悠哉的石切丸所解决的,但是受了罪的却是仅仅试吃了几口的青江老师。

“啊...好想吐...不会是怀孕了吧...?”

某人躺在床上抓起了毛茸茸的毯子裹在肚子上,有气无力的朝还在吃着刨冰的石切丸开玩笑说道。

不料石切丸是切切实实的吓了一大跳,差点被一块放在刨冰上面的金色球体给噎着,急忙捂着喉咙咳嗽了起来。

咳嗽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青江并不是那个会怀孕的性别。

“诶...”青江想笑却痛的没法笑出来,便只好双手紧紧环抱着肚子转过了身子面朝墙壁靠了过去。

石切丸赶忙擦了擦被咳嗽呛出来的眼泪水,匆匆放下了吃掉了一半的鸡蛋刨冰就挪到了青江旁边的床垫上去。

看来是吃坏肚子了...他作为间接性罪魁祸首有些内疚的想到,解下了自己的手巾帮蜷着的青江擦起了冷汗。

“没事么...?”他把手巾换了一个面塞到了青江的脖子旁边继续吸起了汗水。

“嗯....有事....”

青江虚虚地推开了石切丸的手腕,自己一边挪动着身子一边加紧了双手环抱肚皮的力度。

他现在完全没有想讲话的力气了。

自己竟然连续十几天都在吃刨冰,除了石切丸以外大概其他人的胃都绝对撑不住。

好痛苦....青江现在已经把毯子给握的皱巴巴的,手心里也逐渐捂出了一层汗水。

床上安静了许久,只剩下了被子与人体摩擦的声音。青江眯起了眼睛,有些疑惑的想着石切丸怎么没声儿了,往旁边一瞥后他觉得自己的胃好像疼的愈发厉害了。

自己的恋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御币嘴里默念着些什么词语,紧闭着眼睛看上去十分的认真严肃。

“哈哈....你是哪里来的神官呀...”青江把手臂从毛毯里伸出来,啪的一下拍了拍石切丸的大腿。声音虽然还是满含着一如既往地笑意,和平时比起来却是已经失去了那份游刃有余的底气,听上去弱的不行。

突然被掌拍了的石切丸惊了一下睁开双眼,把御币放到了腿上有些不满的看着青江。“啊啊...祈祷加持还在进行中呢。” 

这个完全是胃痛的超级错误处理方式啊,石切丸先生!


被禁止了祈祷加持的石切丸只好去开火烧了一壶开水,轻轻推了推依然蜷缩着呈一个球体状的青江。

“青江,把水给喝了吧...?”

一只手臂再一次从毯子里慢慢伸了出来准备接过杯子,指尖却在碰到杯壁的瞬间被烫的缩了回去。

“真烫啊...?”蒙在被子里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翻了个身继续缩回了被子里面,透过玻璃杯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模糊影子。

面前的影子愣了一会儿才伸手接过了被放在盘子里的水杯,把它凑近到了自己的嘴旁边用力吹了几口气,嫌不够后还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团扇使劲扇了起来。

“喝太凉的水也不行呐。”

石切丸扇了几下后用嘴唇试了试温度,自觉可行后又把水杯送回到青江的嘴边去。缩在被子里的人又伸出因为用力过度有些发疼的手去摸了摸水杯,慢慢的接过去侧身吸了几口。

没过多久一杯水就被喝得精光,发疼的胃在温水的滋润下也是暖和了不少。青江用手背擦了擦快要滴下来的液体,稍微舒展了一下之前团成球体状态的身子。四肢都因为刚才团的太用力而变得有些发酸。他翻了个身拿起了还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准备刷刷脸书来转移注意力。

听说胃痛的时候就是得做点别的事情。

“青江..要不要今天我就在这边陪你?”

石切丸收起了见底的水杯迟疑道。这家食堂因为地理位置在白天也的确是没什么生意。

“这么想陪着我么..?”

青江笑着转头看着石切丸凑过来的身体。

“当然了。”

在straight ball下败下阵来的青江只好干咳了几声又把身子朝墙面转了过去。

“.....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就是要经过胃痛的洗礼的。”

“我明白了..."石切丸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真谛一般认真的点了点头,从床沿边站了起来重新给空杯子里加了些烫水。“水放旁边了,等凉一些再喝。”

冒着热气的水被放在了床头柜上,石切丸在床前看着青江停顿了一小会儿之后就拿起已经融化的鸡蛋刨冰往楼下走了过去。

“有事的话要叫我。”

青江胡乱摆了摆手,本想点开Facebook却被突然从顶部跳出来的许多条推送夺取了注意力。

「今天的票子是半价。」

「你到底起的有多晚。」

「今天还展出了新的画。」

手指迅速的划过了这些无关紧要的描述,青江看到了自己那位文系友人的邀请。

「今天要不要一起去美术馆?」

真是的...这个人为什么这一条消息后面附带着36条描述...嫌短信费太多了吗?

青江在屏幕面前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把身子团的更加紧了。

「不去了,我现在身体可是疼的不行哦?」

他边笑边在毯子里编辑着短信,在摁下发送后的十秒之后就收到了新的推送。

「你昨晚又作死了吧,补肾去。」

「你内心好不洁啊、我只是刨冰吃多了胃痛啊。」

结果却收到了更加频繁的回信。

「你没事吧?」

「要多喝点水。」

「被子盖好了吗?」

「不要吃太腻的东西。」

手机在不停的震动着,不得不承认某个天天要揍他的人在这个时候简直变身成天使。


  

等青江思考着怎么回一个惊天动地的信息之时,发短信的人就和石切丸突然出现了在他的面前。

喂喂...这个是什么状况。

头上汗水淋漓的歌仙手里拿着一袋胃药啪的放在了青江的床上,气喘吁吁的撩起了自己的衬衫袖子。

“哈哈哈,歌仙君好像就在这附近呢...”石切丸苦笑着给快要化成一滩水的歌仙递去了一块干净的手帕。

“笑面青江、”歌仙拿起被递过来的手巾把头上的汗抹了数下,瞥了一眼床上的圆团“快把药去吃了。”

塑料袋子里放着电视广告里一直来回宣传的胃药,青江伸手扒拉出了一盒后笑盈盈的回给了歌仙一个友善的媚眼。

“别给我欠揍,乖乖躺着。”青江得到了通常运转之下的一个白眼。

“真是感谢歌仙君。”石切丸坐在了歌仙旁边对他点头示意道,“这次带他吃刨冰还是我的不对...”

“没事的,这家伙大学的时候老是乱吃各种东西闹肚子。”歌仙对他摇了摇脑袋,藤紫色的刘海被甩到了一边去

“这时候给他喝碗白粥就好了。”

“白粥...?平时好像不怎么吃呢。”石切丸微皱起了眉头,白粥似乎是只有病人会去吃的东西、从来不得病的他似乎从小就没有什么喝到粥的机会。

“啊…请问需要我教您怎么做么?”见石切丸许久不发话,歌仙也是猜出了他的疑虑,率先站起身来。

“那么就劳烦歌仙君了。”

“不是多大的事情,毕竟我还是十分擅长这种料理的...虽然比不上您就是了。” 

歌仙仰起头把被汗水弄的乱糟糟的刘海仔细的理了理,先走回了卧室门口习以为常地看着床上的那对情侣。

“青江…先睡一觉吧,”石切丸把头凑到青江身旁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记得把水给喝了。”

“我知道,还真是辛苦你们了…?”青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又被石切丸给轻轻地摁了回去。

“说什么呢…快躺下来去睡吧!”

歌仙帮石切丸推开了卧室门,在走出去关门之前还苦笑着瞪了青江一眼。

真是不太平。

“唔…那就睡吧。”

青江直盯着被关上的门板,一口吞下了歌仙带过来的胃药。

耳朵里还能隐约听见楼下厨房里的细碎小动静,他揉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胃缩回了毛毯里合上了眼睛。


这是石切丸第一次做白粥,歌仙坐在一旁的客席上匆匆提笔写了一串步骤把纸头推到了他的前面。

“抱歉,美术馆好像快要关门了…”歌仙有些面露难色的看了一眼手表。

步骤列的很清楚明了,还配有几幅十分不错的插图。不得不让人觉得歌仙是个画插图的。

“哦呀,这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很难呢…”石切丸拿起纸扫了一遍抬头欠身回应,“麻烦歌仙君来看望青江了,十分感谢。”

“哈哈哈…不要在意,只是关心一下麻烦的友人而已。别告诉他我说了这句话。”

歌仙提起了自己的书包,拿出了一副眼镜戴上后快步走出了厨房。


石切丸照着歌仙所给的步骤忙活了起来,从米袋里舀了两勺新到货的越光米倒进了小锅内。

他琢磨着应该给青江喝更加稀薄一些的粥食,便比步骤纸上多加了几些水。

大火一开,整个厨房的空气便变得燥热了起来。反正也要煮一会儿,石切丸这么想着就走出了厨房踮着脚回到了二楼。


推开门,床上的人还在来回翻滚着,喊了声青江却是没有回应。

“睡着了啊...”石切丸压低了声音走到床沿旁坐了下来,不料床上的人却一个翻身躺倒了自己的腿上。

“咕唔...”青江把自己紧紧的团在了毯子里只伸出了半个闹到,刘海已经被捂的黏在了一起。眉头紧皱着,看上去还是在疼痛。

身体在毯子里又缩了缩,在石切丸看来就宛如一只小猫咪一般。

石切丸便小心的把手伸进了毯子内,自己的手因为被热气熏过所以还是热乎乎的;手掌摊开放在青江的肚皮上顺时针打起转来。

“唔....”青江的神色过了会儿后看上去好看了不少,兴许就是因为被揉了原因。眉头逐渐松开,身子也伸展了开来。

看上去好像恢复了一些呢...石切丸见此才把手掌从青江的衣服底下拿了出来,眯起双眼对着床上的恋人微笑了起来。

时间也差不多了,该下去看看白粥的情况了。

他从床上站了起来,把空了的水杯也一同拿了下去。


青江其实一般睡的并不会特别安稳,他的睡眠从来都是浅到见底的。

但是今天他却觉得自己似乎睡了特别久,在睡梦之中似乎还有谁来帮他缓解了胃部的不适。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红色的夕阳直射在自己的床沿边上,石切丸就坐在那里,托着腮望着自己。

“在我睡觉的时候盯着我是想做什么哟...”青江摸了摸自己已经缓解了不少的胃,撑着床杆坐起了身子。石切丸这时候才发现青江醒过来了,有些尴尬的朝他点了点头。

夕阳下的石切丸被染红了,青江伸了个懒腰想让自己酸痛的四肢舒服一些,回头却是瞥到了一眼白色的热气。

“歌仙教你做了白粥啊...”

他玩味的看了眼石切丸,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口直接塞到了旁边人的嘴里。

“唔...”石切丸没料到会被反塞,惊的瞪大了眼睛。粥还是烫口的,他也不敢含着就咕嘟一下咽了下去。

除了稻米的香气以外什么杂质都没有被包含,虽然还是滚烫的却喝上去十分温柔。加多了水的白粥变得稀薄了许多,很顺溜的就滑到了胃袋里头,十分的暖胃。

比任何菜肴都要质朴的美味。

“真热啊...”

等石切丸从白粥的洗礼中回过神之时青江已经是喝下去一半了。“我已经饱了,剩下的....”青江看着死盯着碗的某人憋不住笑了起来,又拿起勺子塞到了石切丸的嘴里。

“青江才是病人..应该多...唔”

又被塞了满满一口。


石切丸拿手巾擦了擦嘴角边的米粒,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只剩下一丁点米油的碗。

啊...幸福真是简单啊...一碗白粥就可以抵上十盆刀装刨冰了..

“啊啊..好像生病也不是什么坏事。”

青江看着飘起花的恋人自言自语道。

不过他不会再吃刨冰的。



我记得日本人一般都是吃白饭的 白粥是病人的食物的样子...

谁还记得青江其实是个英语老师 坏消息 要开学了

还有 把歌仙设定的这么烦人是我的错...

谢谢支持,最近就先拜拜啦!!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