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石青】雪月花时最忆君(中秋快乐!)

各位好久不见,最近很忙都没有写文(鞠躬)这篇算是给自己复键吧,可是还是写成了流水账orz


注意 非常流水账 流水账 流水账 自己脑内意境完全没有表达出来cry


还是祝诸位节日快乐!顺便一提这篇文的石青已经是恋人了XD


食切丸那篇容我.....容我..


 
OK的话↓↓


 
 
 




 
 
 




 
 
 


石切丸今晨刚推开自己卧房的拉门时差点踩到了被放在地上的第一个惊喜,看上去似乎像是两个圆滚滚的米团。


他蹲下身去才发现这是两只月见团,还被捏成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形状。“我特地做了企鹅形状的团子给石切丸你呐。”


他刚准备端起这盘团子的时候自己审神者的声音就突然从走廊拐角处冒了过来。小姑娘左右手各端着一盘月见团子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平衡走到自己的房门前面,十分得意的看了眼那两只被称之为企鹅的…团子。


“您这是要去…”


石切丸低头看着双手满满当当的审神者有些无奈的微笑了起来。


“哦对..!我还要把这两盘团子放到和泉守和堀川房门前面!”


停顿下来的少女突然才意识到自己是去干什么的,急急忙忙的往另外的房间跑了过去。


石切丸一路漫步到庭院里才发现,所有的房间门口都好像摆着一盘月见团子。




 


十五夜,对于来自平安时代的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陌生的节日。


也就是吃几些团子,坐在鸟居之下赏中秋明月,或者开一个和歌会罢了。




石切丸靠在庭院的小桥上吃掉了手上的团子,虽然外貌有些奇形怪状可是味道还是十分不错的,被咬了一半的企鹅团子里流出了一股红豆沙,十分的香甜可口。


他吃完了最后一口江米,看着一片红叶自枫树上慢悠悠的飘下来,最终落在了水面上带起了一小丝涟漪。


 
 


距离起床的时间似乎还有一段距离,先去做一些刀装屯着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本丸还是十分的安静,仿佛是所有的刀剑们都消失了一般。


 


石切丸在去刀装室做祈祷加持的途中只碰见了正坐在走廊上擦拭着自己刀身的一期一振,他看见石切丸后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还把手指放到嘴唇上示意他走路的步子得轻一点,免得吵醒背后还房间内熟睡的短刀们。


石切丸看了一眼地上一整排的小兔子形状的月见团,稍微踮起了一些脚放慢速度经了过去。




今天的运势是大吉呢。


石切丸在连续做出了几个金色的刀装之后愉快的想到,把御币放到原来的地方去之后就用宽大的狩衣袖子揽起了这些还发着金光的刀装朝门外走去。


昼光更加的明亮了,有几把刀也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十分惊喜的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月见团子。


 


真是一个愉快的早晨,石切丸也情不自禁的微笑了起来。


 


在回到自己卧房的路上石切丸碰见了青江,他看到石切丸之后似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却又马上用那副一成不变的笑容掩盖了过去。


“早上好,青江。”石切丸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起来,“今天是月见节呢。”


“是啊,那孩子还做了月见团子放在门口呢。”青江把脚给使劲踮了起来,与此同时石切丸也俯下身子将唇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青色的刘海,刀装掉了一地。


石切丸蹲下身子打算把它们给捡起来,结果却把还掖在袖子里的也给滑了下去。


 “你会给我做月见团子吗..?”石切丸苦笑着把到处乱跑的几个小骑兵给拎了起来,抬起头向青江问道。


青江楞了一下,随后笑着摊开了双手耸了耸肩。


“可是我今天要远征哦...?”


“那我就等你回来好了。”


终于捡完了刀装石切丸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揪出一个轻步兵放在了青江的怀里。



 “青江!快一点...!”蜂须贺的声音从庭院门口传了过来,挥手招呼示意青江赶紧过去。


 “我会为你祷你一路平安的。”石切丸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御守弯下腰帮青江系在了他的腰带链上面。


“会给你惊喜...哦?”青江这个时候把嘴巴凑到了石切丸的耳朵旁边,用他可以压出的最低声线低语道。还不等石切丸回应他就加快了脚步往门口走了过去,白装束有规律的上下摆动起来。


 


 


惊喜吗,那可真是让人期待。石切丸的目光一直投射在了青江的背影上,直到那抹青色彻底的消失在了红叶之中他才转过身去往本丸走了过去。




 审神者今天并不高兴率刀出征,而是和短刀们一起在本丸的所有花瓶里都插上了一束芒草。


“怎么样?团子好吃吗?”她在接过石切丸递过来的几个金色球体之后十分急切的问道,眼睛好像是能喷出热烈的火焰。


“很美味,感谢您。”石切丸也接过一把芒草,掖到了自己的手臂旁。


“太好了...!过一会儿要去感谢烛台切君的指导呢。”小姑娘咧嘴笑了起来,转身把所有的刀装都分发给了还在忙活着的短刀们。


 


“那我就去田当番了,先告辞了。”石切丸微颔首朝外头走了出去,将芒草系到了纸门的门栏上。


 
 


在走到更衣室的路上他碰见了作为今天自己内番搭档的歌仙兼定,他正皱着眉握着一张写满字的和歌牌,在听到石切丸的脚步声后才转过身来,十分沉痛的长叹了一口气。


 “石切丸殿,早上好。”歌仙放下了笔和歌牌,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说为什么这么风雅的节日我还要去做田当番...我的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无止境的抱怨了起来。


 


 


结果歌仙还是通常运转,并没有怎么去田里做事情,只是靠着门框在和歌牌上不断地写着什么。


石切丸也是通常运转,只是坐在布团上拿着御币祈祷丰收,其实他还顺便祈祷了一下青江的出行安全。


祈祷完了之后他便也坐到了歌仙的旁边,拿起他放在旁边的歌牌阅览了起来。


“都是描写月见..真是些十分雅致的和歌呢。”石切丸放下了御币,给歌仙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茶。


歌仙听见这句夸奖后整个人的背后似乎都飘起了樱花。


“过奖了...石切丸殿也是一名雅士呢。”他端起茶眯眼笑了起来,一片红叶从外面飘到了榻榻米上。




“说起来....青江他昨天也问了我一些关于和歌的事情呢,还顺便请教了我该怎么做月见团子。”


歌仙喝茶喝到一半,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了似的扭头对石切丸说道。


“哦呀...那可真是稀奇呢。”石切丸把茶杯双手捧着放到了身旁的木盘里,视线朝远处的大门飘了过去。


“十五夜与恋人一起赏中秋月可是很风雅的事情呢。”歌仙又拿起和歌牌边写边说道,大概是讲给身旁的人听的。


 


夜晚终于是降临了,本丸的灯火都被点亮了,在一片黑暗之中显得格外的温暖。审神者拿出了一大堆新鲜出炉的月见团子分发给了走廊上的刀剑男士们,有几个已经喝醉了,差点直接一头栽到盘子里头。


石切丸当然不在他们里面,刚换完衣服他便匆匆往自己的房间赶了回去。


远征部队估摸着还有半个时辰才能回来。


 


一推开房门,石切丸才看到了他今天得到的第二个惊喜。


一盘若草色的月见团被放在了被褥的旁边。石切丸它端了起来,才发现盘子下面还压着一张和歌牌。


 


「雪月花の時最も君を憶ふ」


 


“哦呀...这可..”石切丸情不自禁的微笑了起来,端起了团子与和歌牌往庭院里步去。


 


他站在小桥上吃完了他今天得到的第二份月见团子。味道不如早上的那份甜腻,反而有一股清淡的苦涩味道,就如同这份团子的制作者一般。


明月圆的找不出任何的瑕疵,他又在凄冷的月光映照下读了一遍青江写给自己的和歌。


门口这时传来了马蹄与脚步的声音,石切丸侧过身子往那边直直的看了过去。




第二部队的刀剑男士们陆续不断的走了进来,都无不例外的快步回到了本丸内加入了这场赏月会。


走在最后的那把刀倒是慢吞吞的,带所有同伴都离开之后才在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桥上面,抬头望向了石切丸。


 




“谢谢你的惊喜。”


石切丸把比自己矮小许多的胁差拥到了自己的胸前,把手指深深的插进了他的发丝里面。


今夜的月亮就在他的头顶上,白色的月光投在了青色的发丝上显得十分的幽凉。


 


“我回来了。”


他的话语被闷在了石切丸的胸前,还混杂着些许心跳的声音。


 


这是他们在这座本丸度过的第一个月见节。


对于石切丸来说,这个节日似乎也不只是赏月与和歌会罢了。


 
 
 


「雪月花の刻 あなたと结ばれ。」




和歌牌的反面被染上了这样的话语。




又有一片红叶在渐凉的秋风中飘落了下来,停留在了石切丸的肩头。蝉鸣的声音也变得愈发的轻了。


青江的整个身体都似乎与明月毫无违和地融合在了一道,似乎他就是这绀色苍穹下的月亮。




注释


雪月花の時最も君を憶ふ= 雪月花时最忆君


出自白居易《寄殷协律》(多叙江南旧游)


原句: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忆君。




雪月花の刻 あなたと结ばれ=在雪月花之刻,我与你结合


出自歌曲《刹月华》




感谢阅读 再次祝各位节日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