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長兄松】情书

今天在微博上投稿的六十分,顺便也搬到lofter上


很短,很不負責任的產出

如果可以配上bgm【文學者的戀文】會風味更佳

後面有用oso第一人稱請請注意,本來就是雙箭頭,不分攻受

 

 

「把對你所有的思念,用最真摯的文字包含到戀文之中」

 

 

空松有一個秘密,那就是他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了自己唯一的兄長。

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意以後就再也不能忍耐了,I WANNA 告白。

 

要怎樣才可以向他傳達我的愛意呢⋯?我可不想與他一輩子的關係都停留在簡單的「兄弟」之上啊。

 

次男盤腿坐在空無一人的房間內,若有所思的撓起了頭。

直接買100朵玫瑰花在樓下擺一個巨大的愛心⋯?

不行,會被brothers全員砸死的。

 

晚上把他拉到陽台上壁咚直接告訴他⋯?

no⋯no⋯這個太⋯

 

不管怎麼樣都好可怕,我會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唔⋯⋯⋯」

次男皺著眉頭讓自己躺倒在了沙發上,苦思起一個又浪漫又難忘的告白。

 

什麼啊⋯其實對戀愛這種東西很笨拙啊,裝出一幅情聖的樣子其實卻像個害羞的小學男生一樣。

 

陽台上的一陣暖風吹過,從屋頂的縫隙中飄落了一張破舊的紙慢悠悠的落到了空松的臉上。

 

啊⋯⋯就這樣吧。

 

「將我的話語獻給你吧,將與我心同等的憂鬱裝載進文字之中。」

「究竟要寫的多美麗才能傳達給你呢⋯?」

空松一把抓起了紙頭跳了起來,從桌上拿了一隻快要沒墨的鋼筆趴在地上急切的寫了起來。

 

「松野おそ松へ,」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今天玩小鋼珠又輸了啊!!!可惡!」

我忿忿的推開了房間的門,連帶自己的身體把空空如也的錢包扔在了地上。

 

咦地上怎麼全是紙團⋯⋯難道cherry松又在⋯⋯

我剛準備開口嘲笑以解憤,卻突然發現空松正半個身子趴在沙發上睡著了,身下面堆滿了被揉碎的紙團和沒有余墨的水筆芯。

 

看來這傢伙是紙團的元凶啊⋯嘛,不管了。

我站了起來朝發出均勻呼吸聲的空松走了過去,脫下了外套蓋在了只穿著一件痛背心的他身上,自己也靠著沙發底坐在了地上。

 

抬頭可以發現空松還是緊緊握著一支筆,半張臉壓在了一張紙上面讓我沒能看清上面書寫的字。

哇,這傢伙的口水也滴在紙頭上了⋯

 

不過寫這麼多到底是在做什麼啊,他要得諾貝爾文學獎嗎?

好奇心作祟的我伸手拿起了一個紙團展了開來。

讓哥哥來看看你到底在做什麼⋯⋯⋯

 

紙被展平的一瞬間,赫然映入我眼簾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哈?這個是給我的話?

接著讀下去的我被華麗的詞句給嚇了個半死⋯好痛⋯好痛啊空松!!

 

不對重點錯了⋯我忍痛接著讀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封信似乎沒有這麼簡單。

 

「小松,請和我交⋯」

最後一句話寫到這裡就斷了,上面的詞藻被用力的畫上了一個大叉。

 

啊⋯⋯這個莫非是⋯不要嚇唬哥哥⋯⋯

 

我留著汗搖了搖頭,否定了心裡的那個想法。

再看幾個吧⋯⋯我挪了挪身體讓自己又夠到了兩三個髒兮兮的紙團。

 

沒有差別啊!!!這個就是!!!!

完蛋了完蛋了⋯⋯怎麼辦⋯⋯⋯

 

汗水順著鬢角流了下來,我壓抑住心中的悸動猛然站了起開,突然起立讓我的眼前有點發黑。

踉蹌著推開了陽台的門,我有些無力的靠著牆壁滑了下來。

「怎麼辦啊⋯⋯⋯」

被空松喜歡了⋯我該怎麼回應啊⋯⋯⋯

.

.

.

.

因為我也喜歡空松⋯⋯啊⋯⋯

 

 

 

離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一天了,我一直都在有意的躲避著和空松接觸。

晚上在豆丁太那裡喝酒的時候刻意選擇了與平常不同的位子,喝的杯數也比平時多了不少。

 

「啊⋯」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一個酒嗝,趴在自己的手臂上睡了過去。

 

「混蛋!醒醒!!」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我感覺到頭上似乎被重重的打了一記,迷迷糊糊的抬起頭發現周圍的兄弟都已經走光了。

 

啊這群混蛋⋯竟然拋下哥哥就回去了⋯

 

我瞇起眼睛擦了擦流出來的口水,看見豆丁太交叉著雙手站在我的後面。

關東煮的香氣混合著酒味讓我感覺有點恍惚。

 

「混帳!這個是你家混蛋次男拜託我交給你的!」

豆丁太罵罵咧咧的從口袋裡拿出一份用亮片紙包裝著的信。

「真是的你們這群兄弟搞什麼鬼,明明住在一起還要寫信。」

 

⋯⋯⋯啊,來了。

酒意瞬間被炸的徹底消失了,我一把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把那份很痛的信從豆丁太手中拿了過來。

「抱歉豆丁太!!!今天先賒著!!!!」

我緊緊的拽著亮片信,頭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混蛋!!!松野家混蛋!!!!你給我等著!!!」

背後豆丁太的罵聲漸漸的變得聽不見了,我氣喘吁吁的止步在了一個有些壞掉的路燈下面。

 

橙色的燈光一閃一閃的,我攤開了被汗浸濕的手掌,抱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情把信紙從亮片信封裡抽了出來。

 

這次會是怎麼樣的長篇話語啊⋯⋯做好準備的我睜開了眼睛。

深呼吸,不要緊張….

 

 

「おそ松へ、

  我喜歡你,請和我做戀人吧。」

 

 

 

用黑色馬克筆寫著的短短一句話被印在了紙頭的正中央,赫然印入了我的眼簾。

路燈的光還是在跳動著,整個街上寂靜的聽不到別人的聲音。

 

我愣了片刻之後便大笑著把信紙捏在了手裡。

「搞什麼啊他⋯⋯真的是小學男生吧哈哈哈哈還要別人幫他交⋯」

然後奔跑的聲音又在赤塚的街道上響了起來。

 

 

因為我要趕緊要回覆那個笨拙弟弟的情書啊。


阅读感谢

评论
热度 ( 39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