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輕微長兄松】看了新官圖以後寫出來的東西

腦補了一下新官圖,後方輕微的長兄松(親情意味?)

bgm:あしながのサルヴァドールhttp://music.163.com/song/22781480/ 


日常的小短文,流水賬一般的垃圾敘述與多到爆的對話。


其實更加想表現出作為“家族”的感覺吧,一起從澡堂出來什麼的真是甜過頭了(哭泣)






「啊....果然冬天的澡堂最舒服了。」


半截藍色的門簾伴隨著窸窣的談話聲被聊了開來,一股白色的熱氣從室內一下子湧了出來,立刻便消逝在了冰冷之中。




「好冷...!」


原本進行的如火如荼的話題突然被凌冽的空氣給打破了數秒,一夥人都不約而同的縮起了脖子抿了抿嘴巴,只有穿著黃色外袍的人還是興高采烈的張大著嘴巴,饒有興致的睜大眼睛看著自己不斷哈出的熱氣消失在了夜空裡。


悉悉索索的談話聲又重新響了起來,松野家的六胞胎們並排走在暖色的燈光下面,步調出奇的一致。


「喵嗚.......」


突然而來的貓叫聲插進了對話之中,套著紫色外袍的人拉下了被捂的濕熱的口罩,帶著難得一見的寵溺微笑伸出了原本縮在袖子里的手溫柔的撫摸了幾回從臉盆中鑽出的一只毛茸茸的腦袋。




「一松也真是的...明明澡堂不允許帶貓咪的吧。」


他身邊的人皺起了眉頭,卻最後只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又沒有什麼關係...」


一松壓低聲反駁了一句之後又淡淡的用食指把口罩勾了回去。


「沒關係!沒關係!」


走在最左邊的人正用心的把在澡堂里用的小黃鴨頂到了頭上努力的保持著平衡,時不時還用掛在手上的白色購物袋不知輕重的撞著一旁的一松。




 


方才一直沉默著的松野空松抬起了嘴角,微微瞇起眼睛看了一眼最右邊正在開心鬧騰著的三個人,低頭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這大概就是我所喜愛的生活。




一道走路時的腳步聲,臉盆內瓶罐碰撞的聲音,連續不斷傳出來的笑聲與交談。旁邊小松的肩膀還會時不時的與自己的摩擦到,所有的元素交合起來似乎像是可以驅逐凍人的寒冷一般。




Ah...C'est la vie!


他情不自禁的張開了緊閉的嘴巴陶醉的抬起頭,讓一股暖氣便從嘴唇中洩了出來。






    


十四松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塑料袋里舉出來了一隻塗著一層草莓巧克力醬的甜甜圈,一邊保持著頭上小黃鴨的平衡一邊把它送到了一松的口罩前面。


「一松哥哥,啊——!」


他把自己原本已經夠大的嘴巴又撐開了一點,看上去他才像是那個要吃東西的人。


耷拉著眼皮的一松抬手把口罩勾到了下巴上,張嘴一口叼住了那個甜的有些發膩的東西,滿足的用鼻子出了一口氣。




「喵嗚....」


舒服團在臉盆里的超級貓咪這時候挪了挪身子伸了個懶腰嗚咽了一聲,抬起頭瞥了一眼輕鬆之後又瞇目睡了過去。  




原本還吐槽說帶寵物去澡堂是大錯特錯的某人像是變了個人一樣的傻笑了起來,把頭伸過去來回擼起了軟乎乎的茸毛    


「嘿嘿嘿對上眼睛了....超級可愛....!」






......貓咪睜開了眼睛直接對上了一張臉。 




  


明顯是被嚇了一大跳的貓咪撲通一下跳到了地上瘋了一樣的衝了出去。


  


「啊....」


感覺到手上的重量突然輕了許多,一松還沒有來得及吞下那隻甜甜圈就也跟著貓急忙追了出去,落下了一地的洗浴用瓶罐。


「喂...一松等等!!!」


受到了巨大打擊的輕鬆石化了數秒之後急匆匆的把瓶子都撿了起來趕忙跟了上去。


“一松哥哥!!!!!”


小鴨子結果還是掉到了手上,十四松四處環顧了一下也不知道為什麼也的沖出了大家的視線。




.....え?


算了,c'est la vie,c'est la vie。


空松擤了擤凍出來的鼻涕,故作深沉的低哼了一聲,繼續與剩下的兩人保持著步調行走著。




「小松哥哥!空松哥哥!」


原本飛散的思緒突然被身邊的叫喚聲給終止了,空松猛地一下轉過腦袋就看見椴松已經把頭往自己和小松的方向湊了過來,騰出了一隻手指向了路旁的一處暖黃。


「肉包子喲!好吃的肉包子喲!」


只能隱約看見煙霧之中有一支搖來搖去的國旗。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一片乳白色的蒸汽正朝著一行人的方向裊裊飄了過去,不一會兒鼻腔內就被濃郁的香氣佔據了所有的位置。順著蒸汽的方向可以看見一輛破舊的小推車,上面放著幾個蒸籠,一旁歪斜豎著的破舊電燈泡斷斷續續的閃爍著。




  


「想吃...!」


還沒有反應過來空松就感覺自己的身邊有一陣風掛了過去,他被吹的縮起了身子,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手上竟然已經多出了一個臉盆。




え?....明明是おそ松卻這麼快嗎?!※




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小松的手裡已經不知不覺的多出了一個還冒著熱氣的包子朝自己走了過來,他抬了另外那隻空著的手搓了搓凍紅了的鼻子,隨後把它放回了肉包的外皮上緊緊的捂著。


小松微微轉過頭看了一眼滿臉呆愣抱著臉盆的空松鼓起腮幫子壞笑了起來,把肉包子放到他的鼻子前面晃了一下又馬上收了回去。被麵粉與肉混合著的香氣給刺激了的神經終於讓空松回過了神來,嘴巴里的唾液幾乎都要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他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胸口的臉盆轉過臉去直勾勾的盯著熱騰騰的香氣源頭。


椴松看上去已經被肉的香氣熏的等不急了,輕快的跳著雙腳把頭擱到了小松的肩膀上面使勁張大了眼睛可憐兮兮的盯著那隻包子。




「好的!長男大人這就來分!」 


小松的臉被熱氣覆蓋著,凝結出了一層薄薄的水霧,空松只是依稀看見他笑的十分開心,自己也仿佛是被感染了一般也轉過頭去不顧冷空氣的侵襲張開了嘴。


小松不假思索的就捏著外皮把包子往兩邊輕扯了過去,小心的放慢了動作好不讓肉餡掉到地上。更加濃郁的熱騰騰香氣從裡面撲了出來讓人心情變得十分的舒暢。




椴松在包子被分開的一瞬間便像是預謀好了一般,急忙伸出手搶奪了一半過去得意的捏在了手心裡對小松眨巴了幾下眼睛之後做了一個鬼臉。


「那麼我先走啦!」


他一邊蹦跶著就往前加速跑了出去,把包子直接塞到了嘴巴裡面嚼了起來。  


  


「可惡....!你這個混蛋!」


被猝不及防奪走食物的小松想要追出去卻被空松拉住了,差點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空松你幹什麼啊...痛死了快鬆手...!」


一臉忿憤的小松鼓起了腮幫子,皺著眉頭想要把自己的手腕抽出來。






椴松的腳步聲已經聽不見了,只剩下小松和空松兩人被留在了夜晚的街道上。原本弟弟們喧囂的吵鬧聲被偶爾呼嘯而過的風聲給取代了,瞬間安靜了下來。


被放了開來的小松識趣的變回了原來的那副表情,舉起了包子懶洋洋的伸展了一下身體。




啊,都安靜下來了呢。




兩個人什麼也沒有說就又並排靠到了一起,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濃紺色的夜空點綴著可數的幾顆星星蓋在了赤冢的街區之上,身旁正好矗立著一盞有些壞掉了的路燈,暖黃色的燈光跳躍著,把他們照的臉忽明忽暗。




「呼....」


小松低下頭像是如釋重負一般的吐了一口氣,可以看見自己和空松的影子長長的拖在地上,像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刻印一般。




「小松,都冷掉了你就快點吃掉吧。」


空松先開口打破了沉默,一把拿過了小松手裡的包子把它直接放到了他的嘴唇上面。


被柔軟的麵皮觸碰到之後面前的人便閉上眼睛張開了嘴巴,聽話的咬了一口。原本無味的外皮被裡頭肉餡的汁水給完全浸透了,略微的油膩感讓他癟了癟嘴巴用力的吮吸起了唇旁邊的皮膚。他在大口嚼著的同時露出了一個溢滿了幸福的表情,面前的空松離自己近的只隔了剩下半個包子的距離,都可以感覺到他吐出的氣息。


「Nice,再張嘴。」


見小松已經吃完了第一口之後十分滿足的用手背揩去了油汁,空松便慾把剩下的最後一小口往他嘴裡塞了進去。


「唔...唔!!!」


面前的人突然變得十分的不情願,卻嘴巴因為被堵住了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


小松用力的把空松的手拉了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缺氧臉上竟然沁出了汗水,蒙上了一層淡紅色。




「誒...?唔...!」


還在狀況外的空松還沒有來得及思考就也被堵上了話語,小松把剛才自己叼著的最後的一口肉包拿了出來塞到了空松因為疑惑而張大的嘴裡。


思緒不出所料的也被鮮美的肉餡與汁水給俘獲了,空松鼓著被塞滿的嘴瞪大了眼睛,沒咀嚼幾口就把它咽了下去。




面前的小松看見自己老實的吃完了肉包笑嘻嘻的抬起食指背搓了搓鼻子,伸手把原本自己的臉盆拿了回來。




「這樣就好⋯!」




肉的餘香還留在他們的唇齒之間,路燈把蒼穹下的一切都染成了溫暖的顏色,可以讓人忘記寒冷的存在。  


不過還有什麼更溫暖的東西吧...嘛,誰知道呢。


  


長男回頭看了一眼依舊燈火通明的辦公樓,拉起了次男的手。




「⋯⋯⋯回家吧。」






閱讀感謝。




※沒有啥意義的注釋,大家都懂的梗,おそい是很遲的意思。


順便一提我現在已經餓昏了,超想吃肉包。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