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 写大莺


【長兄松】無題

這次微博上六十分的產物。

雖說題目是戒指可是我本人寫的蠻偏題的就乾脆在lofter上面不給這篇文章名字了...

設定是在幼年。

短,沒有戀愛的氣息。





夏日午後的陽光眩目過了頭。

無所事事的松野小松爬到了公園的滑梯上面,把手擋在頭上用力瞇起了眼睛,兩條光著的腿放在梯道上蕩來蕩去的。

公園門口的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可以看到陽炎跳動著,把空氣都弄的扭曲了起來。一旁的矮樹上的蟬囂張的叫著,吵得他有點心煩意亂。


好無聊哦....


他坐了一會兒之後便把上半身躺倒在了滑梯的平台上,保持著姿勢讓自己不要掉下去。被曬得滾燙的滑梯躺上去意外的很舒服,他把手又挪到了臉上張開了幾條縫隙,愜意的看著沒有一片白雲的晴空。

不知道看了多久,自己好像有點困了。小松迷迷糊糊的挪了挪身子,準備把臉側過去打一個小盹。


「...小松哥哥?」

正擺好了一個舒服姿勢的小松突然聽到滑梯下面似乎有人在叫他,不情願的睜眼一看發現是一臉疑惑的空松。

「小松哥哥,不要睡在這種地方,會中暑的啦。」

視線裡的空松站在滑梯斜坡的前面,彎著身子用雙手合攏比成了一個個喇叭的形狀朝小松的方向喊道。 

小松緘口不語,撐起了身子伸了一個懶腰,把身體往前傾了傾便直接滑了下去,腿被滾燙的塑料滑梯摩擦的生疼。

他蜷起腿摸了摸自己的大腿,視線稍稍往上抬了一點便對上了熱切的目光


「怎麼了...?被燙著了嗎?」

空松見小松表情不是很舒服還十分擔心的蹲下了身子,把手伸到了小松的腿上摸了摸。

被摸到了的地方好像更加的燙了。

 

算了,不和這傢伙繼續說了。


「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啊...」

「找獨角仙啊,小松哥哥你呢?」

「因為無聊啊。」


「這樣啊....」

空松推背靠在單杠上面抬起了頭盯著湛藍的天空。


抓獨角仙嗎...的確像是夏天的活動。

   

沉默,只剩下樹上的蟬在連續不斷的鳴叫著,吵的讓人心煩。

 

「吶,空松。讓我一起去抓獨角仙吧。」

小松最終還是先開口了,他抬手活動了一下身體也靠到了空松的旁邊,拿過他手裡的麥茶喝了一大口。

反正也是閒著無聊,抓一隻帶回家裡嚇人也好。


「誒?啊,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空松愣了一下,卻還是十分高興的笑著答應了,他語罷就牽起兄長的手就往樹木那邊匆匆跑了過去。

兩個人就這樣並排來到了樹幹的下面,齊齊抬頭尋找著黑色的蟲子。

空松穿著一條有些破舊的藍色背心,兩條手臂上可以看到幾個泛紅的蚊子塊。


「小松,這裡有一隻,快過來。」

他突然眼睛一亮,用興奮的語氣抬手招呼還在別棵樹下的小松。


一隻巨大獨角仙看上去十分悠閒的趴在樹幹上面曬著透過樹葉落下來的零星陽光,偶爾會揮動一下它的鉗子。

「嗚哇..是個大傢伙。」

小松也興奮了起來,熟門熟路的抱住了樹幹,輕巧的往上竄了過去。

「小松哥哥,小心手!」

空松在底下有些擔心的看著逐漸靠近獨角仙的兄長,在下面做出了一個接住別人的姿勢。

「嘿嘿....看長男大人的...」

小松終於夠到了獨角仙的下方,用腳緊緊的箍住了樹幹騰出了一隻手悄悄地接近它的身體。

光著的小腿被樹幹摩擦的有些疼痛,底下還有十分熱切的目光。

「得手!」

等到手指確實捏住了那隻甲殼類動物,他終於如釋重負的準備返回地面。

可是這隻無辜的蟲子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兇狠的扭動起來,用鉗子用力夾住了小松的無名指。突如其來的疼痛讓他直接掉了下去,正好落在了空松的腿上。


「哥哥,你沒事吧!?」

空松被身上的人震了一下也一屁股坐到了泥地上,獨角仙還是死死的夾在身上人的無名指上不肯放開。

「痛....」

小松根本騰不出手去揉自己摔痛的腰,只好用力的甩起了那隻可惡的獨角仙,沒料到它卻越夾越緊。

空松見狀急忙伸手,沒有用多大力氣就把獨角仙從小松的手指上分離了開來,它便立刻爬了出去消失在了草叢之中。


「嗚啊...逃跑了。」

小松疼的都快流出了眼淚,一邊咒罵著獨角仙一邊吹了幾口自己被夾出了痕跡已經腫了起來的手指。

「被媽媽看見又要挨罵了...」


空松呆呆的看著小松的手指,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的跳了起來,拉著小松的手臂跑到了一旁的草叢裡面去蹲了下來。

「喂⋯空松你在干什麼啊...」

小松仍舊愁眉苦臉的盯著自己的手指上明顯的夾痕,心裡盤算著怎麼和母親交代。


穿著背心的男孩扒開了雜草,在看到了一朵藍色的小花之後眼睛里閃起了光,他摘下了這隻細嫩的花朵,轉過身去一把拉起了小松正對著吹起的那隻手。

空松沒有起身,依舊保持著蹲下的姿勢把那朵小藍花繞到了小松的無名指上面,用花莖把腫脹發紅的地方包裹了起來,在繞到結尾的時候輕輕打了一個結,讓藍色的花朵正好處於環狀花莖的中間。


小松愣愣的俯視著正專心的調整環狀物姿勢的空松,心裡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


「給小松哥哥做了一個戒指!這樣就不會被媽媽看見了。」

空松終於弄完了,抬頭咧嘴滿意的笑了,擦掉了自己頭上的汗。


「嗯....這就是戒指嗎...」

小松感覺痛感似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把無名指伸到了自己的眼前晃了晃,反復看著那隻簡陋的“戒指”。

太陽光太過眩目了,照在了藍色的花朵上面,讓它變得似乎有些閃閃發光,像是一塊寶石一樣。

感覺沒抓到獨角仙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兩人一起牽著手回家的時候小松暗暗的想到。


畢竟戒指應該是很貴的東西吧。



ps:現在也保存著。  

好了,姑且還是寫到了戒指,謝謝你的閱讀。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