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躺尸号,正在子博@宇久井綾香活动中


【文豪野犬】【社乱】雷鳴之時

-十分意識流的一篇短文,自我設定有

-9話更新前太激動睡不著的產物,現在我已經看完了更新,我瘋了

-ooc極了

-bgm是坂本真綾的雨が降る

 

還是少年的亂步十分害怕打雷。

當他還是獨身一人的時候,他總是會在看到灰暗的天空以後就急忙哆嗦著鑽進並不是很溫暖舒適的被子,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氣把被子緊緊的裹在自己的身軀外面。

真是搞不懂,在下雨之前為什麼就偏偏要「轟——」的一聲啊。

他從被子里露出了半張臉,憤憤的對著窗戶大叫到,就像是在和天空賭氣似的。

濛濛的天空接著就被一道白光所擊徹,亂步見狀又急忙縮回到被子里緊閉起了眼睛,抬手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1、2、3…」

他在自己的心中默數道,隨著數字的增大他摁住耳朵的雙手就會變得更加的用力。

轟隆——

那陣可怕的聲響也終究是伴隨著白光來了,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少年還是十分用力的抖動了幾下。

隨後雨水便開始沖刷玻璃窗,亂步就像隻受驚了的幼貓一樣探出了頭,卻被閃電映出的影子又嚇了回去。

 

啊啊————快點結束。


眼眶里已經不由自主的積起了淚水,滴落在了併攏的膝蓋之上。

現在僅僅只有他一個人,踡縮在這個因為梅雨而聞起來有些腐朽的空間之中。

雨愈降愈猛,伴隨著恐怖的雷鳴,仿佛這場對於他來說的噩夢不會結束。

 ————————————————————————————

 

「吶吶福澤先生,我們還有多久才到案發地啊,我說過我不適合走路誒,你是不是迷路啦?這裡好破好爛啊像鄉下一樣————」

穿著學生服的少年扯著身旁一言不發的中年男子的羽織袖子,蹦蹦跳跳的在他耳旁說個不停,

「所以,都說了我不適合體力勞動,我們能坐交通工具嗎————」

 

「快了,放開我的袖子。」

被稱作福澤的男人看了一眼亂步,便繼續一言不發的往前走著。

「知道了————」

亂步看到那個帶有些責備意味眼神以後有些沮喪的垂下了手,不悅的鼓起了嘴巴。

 

兩個人就這麼一言不發的走在人煙稀少的路上,周圍的店鋪也都打著「休業中,請擇日」的告示。

一陣冷風突然吹了過去,福澤感覺有些不妙便停下了腳步,抬起頭望向了天空。

原本還是青藍色的天就這麼毫無征兆的變暗了下來,大片的烏雲從彼方飄了過來將陽光遮住。

一股潮濕的氣味。

那麼的熟悉。


「暴風雨要來了。」

風繼續猛吹著,把亂步的披風都整塊的掀了起來。

少年綠色的瞳孔突然縮小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把手抬了起來捂住了雙耳,肩膀向內縮了起來。

「亂步…?」

福澤蹲下身子,有些擔心的看著面前有些許反常的少年。

「要打雷了,福澤先生…」

亂步抿了一下嘴,聲音微微抖動著。

 

他在害怕。

 

福澤用手撥開被風吹到自己臉上的髮絲,抬頭又看了一眼越來越暗的天空。

「先找一個地方躲一下吧。」

他毫不猶豫的把委託放到了腦後,以跪蹲的姿勢轉向了有些恐慌的亂步。

在下一秒的時候亂步就感受到自己被猛地拉到了一張寬厚的背上,像是抓到了什麼救命稻草一樣,他便立刻緊緊的環住了福澤的肩膀。

「福澤先生——請快一點!」

亂步的手臂把福澤勒的有些疼痛,

「馬上就要打雷了!」

福澤立馬就在路上奔跑了起來,四處尋找起了周圍可以避雨的地方。

他可以感到少年環住自己的四肢越來越緊,亂步就像是一只小動物一樣顫抖了起來,和平時那副極端自負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不過他從未忘記,這個少年還是那麼的脆弱。

 

「啊——」

耳邊突然傳了一聲驚呼,接著就是第一聲雷鳴。

 

雨降了下來,原本的淅淅瀝瀝就在一瞬間變成了暴雨。

 

水珠順著鬢角滴到了臉龐上,福澤也不敢輕易的甩動以防亂步突然掉下來。

少年還在因為之前的雷鳴而顫抖著,緊緊的貼在自己已經被濡濕的背上。

 

周圍還是什麼都沒有。

 

突然福澤感到頭頂有什麼東西落了下來,他立馬意識到是亂步把他的角帽扣到了他的頭上。

雨瞬間在他的頭頂止住了些許。

 

「亂步!你在做什麼?你自己帶著擋雨。」

福澤的聲音被雨聲掩蓋掉了一些,卻能通過振動十分清楚的傳到亂步的耳內。

 

「我不要——」

少年的聲音雖然還是有些不安,卻稍稍恢復了一些。

 

真是的。

 

福澤繼續在雨中跑著,直到他們看見了一間帶著雨棚的水果鋪。

 

「福澤先生——」

待福澤剛把亂步放到了地上,渾身濕透的少年就撲到了他的懷裡,讓他就這麼一下子失去重心坐到了地上。

「打雷——好可怕。」

他發出了悶悶的聲音,直到有些不知所措的福澤把手放上了他的背部,輕輕的拍了兩下。

 

這時候又有一陣雷鳴響起,風驟然變大,把雨水都往棚下的方向吹了過去。

福澤急忙用自己的羽織緊緊的裹住了亂步,讓他背對著暴雨,坐在自己的懷中。

「不要怕,亂步。」

他一如既往冷靜的聲音穿透過了喧囂的雨聲,安撫著懷中人的神經。

 

「真是的——以後我再也不要來這種地方了。」

亂步這才稍微放鬆了一些,小聲的抱怨了一句之後便靠著福澤的胸睡了過去。

 

 

雨還在一直下著,福澤一動不動的坐著,看著亂步有些不安穩的睡顏。

這個少年還是喜歡踡縮著,每次聽到雷聲都會下意識的皺一下眉頭,更加用力的靠住了自己。

「唔——福澤先生——」

他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囈語。

 

福澤聽清出那聲含糊不清的叫喚之後,嘴角似乎有些許上揚。

 

雨愈降愈弱,伴隨著兩人衣服偶爾會發出的摩擦聲,噩夢終於要結束了。

兩個人的話,只要這樣相擁與暴風雨之中,就已經足夠驅逐一切不安了。

福澤諭吉這樣想到,隨後便把自己頭上的帽子蓋回到了亂步的身上。

 

兩個人的話。

 —————————————————————————————

「亂步,你都多大的人了。」

社長辦公室內的福澤諭吉皺起了眉頭,望向了縮在自己身旁的青年。

「嗚哇——社長!打雷好可怕————」

名偵探用力把自己的帽子往耳朵上拉扯著,趴在了辦公桌旁邊縮起了身體。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天台少女綾香 | Powered by LOFTER